* Buddha Mountain * Phật Sơn

Calgary Alberta Canada

 

[ HOME | 中文主頁 | 經典 | ENGLISH | SUTRA | CHỬ VIỆT | KINH ĐIỂN | GALLERY | CONTACTS ]

主页

相片

经典

大藏经

咒典

联络

No. 0153

菩萨本缘经

3

卷上

卷中

卷下

 

大正新脩大藏经

阿含部
本缘部
般若部
法华部
华严部
宝积部
涅槃部
大集部
经集部
密教部
律部
释经论部
毘昙部
中观部
瑜伽部
论集部
经疏部
律疏部
论疏部

诸宗部
史传部
事彙部
外教部
目录部
古逸部
疑似部


No. 153

菩萨本缘经卷上

僧伽斯那撰

吴月支优婆塞支谦字恭明译

毘罗摩品第一

 若心狭劣者,  虽多行布施,
 受者不清净,  故令果报少;
 若行惠施时,  福田虽不净,
 能生广大心,  果报无有量。

我昔曾闻:

过去有王,名地自在,受性暴恶,好行征伐。时,有小国八万诸王,首戴宝冠常来朝侍;其王口恶,身行无善,常为非法侵陵他境。王有辅相——大婆罗门,修清净行,智人所赞,口言柔软,不宣麤恶,有所造作,能速成办,面目端严,为世所敬,四毘陀典靡不综练;诸婆罗门所有经论,通达解了无有遗余。

是时,辅相年已衰迈,遇病未久,奄尔即亡。王及人民闻其终殁,悉生懊恼,思慕难忍。时,王思念不去须臾,即为臣民而说偈言:

「如何此大地,  一旦无人治,
 如海无主船,  随风而东西。
 我所尊敬者,  出家已成就,
 口善言柔软,  常能利益世。
 如何便终殁,  令我心恼闷,
 犹如无灯明,  而入于闇室。」

尔时,诸臣即白王言:「唯愿大王宽意莫愁,勿谓国中更无有任为辅相者。是法婆罗门虽复命终,其子年幼聪明黠慧,颜貌端正世无及者;发言柔软悦可众心,修行忍辱心常寂静,无有憍慢贡高自大,博学多闻无书不综,利益众生犹如梵王,名毘罗摩。唯愿大王,即命此人以为辅相。」

时王答言:「彼若有子如汝说者,我从昔来所未曾闻。」

臣复言:「大王!是婆罗门子常求正法离于邪法,爱护己法未能为人。」

王即答言:「子若是才人,何得违毁先人家法,若离先业则不得名求正法者,是人先父常以正法佐吾治国,能令吾等远离众恶,虽作如是治国治务,终不破失婆罗门法,如其彼人如汝说者,便可召来。」

诸臣奉命,即遣使者,召毘罗摩,将诣王所。到已就坐,敛容而踞,说如是言:「大王!今日以何因缘而见顾命?」

王即答言:「汝不知耶!我之薄佑,汝父辅相不幸薨殒,大地倾丧人民扰动,我为之忧,其心迷闷。」

时,毘罗摩即白王言:「夫爱别 离非王独有如此,皆是有为法相也。大王昔来不曾闻耶!若天、龙、鬼神、阿修罗、干闼婆、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沙门、婆罗门,若老若少,悉无得离是终 殁者。大王!一切众生决定有之。大王!譬如火性悉能烧然一切之物,无常之法亦复如是,悉能坏灭一切众生。王不知耶!是老、病、死,能丧众生,如四衢道头华 果之树,常为多人之所抖擞。大王!譬如駃河常流不停,众生寿命亦复如是;大王!如金翅鸟投龙宫中,搏撮诸龙而食噉之;亦如师子在麞鹿群威猛;一切众生在三界中流回,死法亦复如是。大王!如是死法,非以亲近财货求赎软言诱恤而可得脱,亦不可以四兵威力逼迫御之,令其退散,如是死法决定而有,是众生常法。以是义故,大王于此不应生忧。」

时,王闻已心生欢喜,复向诸臣 说如是言:「未曾有也,如是童子,年虽幼稚乃说先宿耆旧之言。」时,王即语毘罗摩言:「汝不知耶!汝之先父爱护于吾犹如赤子,是故我今感其恩重,忧愁迷 闷;吾今轻弱顽嚚无智,如汝所说吾永无分,汝今若见垂顾矜哀,愿先承嗣纂继家业,我当诚心尽寿归依。」

时,毘罗摩即作是念:「我今如 何一旦对至,今闻此言莫知所作,犹如羸人步涉高山。」复作是念:「今者,承嗣毘辅国政,于诸人民虽多利益,然我所修纯善之法则为亏损。君治国土称万姓心, 当有无量诸过患事,所谓刑罚,劫夺他财威陵天下,或摈或驱,要当随王行如是法,若行正法,我善则损;今我若故修行善法,则不上称大王圣怀,若称王法,善法 日衰。」

作是念时,王复白言:「大师今日何所思虑?」

时,毘罗摩即答王言:「我今所 念,当以何术令王身及国人民悉得利益无诸衰耗,亦复思惟王与国人福德过患,若先行善后行于恶,则不名人。大王!宁为实语,而作怨憎;不为谄言,而作亲厚; 宁说正法,堕于地狱;不说邪谄,生于天上。大王!我今思惟筹量是事。大王!若有人能思惟是义,当知是人则能利益一切众生。」

王闻是语,心生欢喜,复作是言:「大师!我等若能如是行法,所修善法,则为不损。」

时,毘罗摩即奉王命纂承先父辅相之业,然后渐渐劝化,是王及八万四千小王修持正法;亦令其国所有人民,背舍远恶,不贪五欲。时王修行无量善法,如毘罗摩等无差别也。时毘罗摩见王如是,心生欢喜而作是言:「我今已为修治国土,然我善法无所衰损。」复作是念:「我 今当以何等因缘劝诸众生,悉令安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道。然诸众生受性不同,或欲闻法、或贪财货、或嗜五欲、或乐爱语、或好愦闹多人亲附、或好随逐善人之 行、或乐多爱心无厌足。我今幸有大智方便,悉能摄取一切众生,安止住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亦复有余方便。譬如日出,虽能照了一切天下,然不能为盲者作 明;我亦如是,虽复能为一切众生说无上道,然不能为无慧目者而作利益。我今复当以衣服、饮食而给足之,令其饱满,心欢喜已,然后复当为之说法,令其信受。」

时,毗罗摩思是义已,即至王所,作如是言:「我今已为无量众生作法事已。聚集三法,所谓修行正法,聚集钱财所愿成就,则令一切国土安乐无有怨雠,正法增长犹如初月,好名流布八方上下。唯愿大王,听我修行无上正法。」

尔时,大王闻是语已,心生惊喜,衣毛为竖,白言:「大师!诸欲所作,愿具告勅。」

毘罗摩言:「我今欲作一切大施,施中所须愿为我办。尔时大王即于城外,安旷之处庄严施场,唯愿大王,善言诱喻,诸作使者无令于我而生瞋恨;尔时大王及给使者,皆悉欢喜敬意,供办饮食所须;寻于诸方击皷宣令,若诸众生凡有所须——衣服、饮食、卧具、医药、象马、车乘香华、璎珞、末香、涂香、舍宅、灯明悉来集此,当相奉给。」复说偈言:

「我为利益,  诸世间故,
 随诸众生,  所须之物,
 乃至身体,  手足肉血,
 舍离之时,  犹如草芥。
 汝等若受,  是供养时,
 则当一,  思惟善法;
 受供养已,  不应贪着,
 当以善法,  利益一切。
 若以我力,  能速涅盘,
 以为众生,  流转生死。
 是故久住,  不取涅盘,
 无量众生,  堕老死狱,
 我欲拔之,  永离远离。」

时,毘罗摩菩萨摩诃萨所设供具,令无量百千万亿众生,随意所须悉得充足,善言说法:「诸大德!我今忘身以忧汝 身,汝等今已受我供养。好自利益当观正法,若死至时虽有父母、妻子、亲族无量财宝,不能令命住一念顷,及其命尽独至他世;父母、妻子、亲族财宝无随去者, 唯有业行不能舍离。」复为大众而说偈言:

「为父母亲族,  修行于恶法,
 命终堕三趣,  无有随逐者。
 于今现在世,  若受苦恼时,
 虽有父母兄,  不能受少分。
 况于未来世,  而当有代者,
 是故当一心,  莫为他行恶。

「诸 大德!汝等今身安隐无患,所谓衰老、肺病、欬逆、头痛已无是病,当勤修行一切善法。」是毘罗摩菩萨摩诃萨,以二摄法摄取众生,所谓财法:满九十日过夏已讫 奉施嚫愿。所谓金盘具足八万盛以银粟、八万银盘盛以金粟、八万小牛、八万乳牛悉从一犊,是一一牛乳日一斛,纯以白迭缠覆其身,金角银蹄庄严映饰;八万童女 形体端正,金宝璎珞以自庄严,一一女人有一侍女,供给使令令皆净洁,是诸女人各有一床,或金、或银、琉璃颇梨、象牙、香木,种种茵蓐以敷其上;牛车八万、 象马八万,及诸仓库,钱财珍宝不可称计。如是等物悉庄严已,而作是念:「今是施物将无少耶?」

尔时,菩萨为诸婆罗门说如是言:「汝等当知,我今集聚如是种种金银、女人、车乘、象马、仓谷、珍宝,正为汝等,幸可少时寂然无言,听我所愿,然后随意共分而去。」

尔时,一切诸婆罗门寂然无声。是时,菩萨为诸众生自谏其心:「汝心所作常求果报,犹如猕猴入于稠林。」而说偈言:

「我今所布施,  普为诸众生,
 如是之布施,  实不望其报。
 愿悉施众生,  等受于快乐,
 以汝贪善故,  久在于天上,
 亦以贪恶故,  久住于地狱。
 复以贪着故,  作此大施主,
 或作贫穷人,  或行于大施,
 或时以自在,  守财而悭贪,
 或以自在故,  自坠于贫苦。
 或复以纵逸,  久在于生死,
 轮转无穷已,  犹如轮转地。
 我在久远来,  随顺敬事汝,
 虽作如是事,  不能今汝喜,
 汝令当安住,  不动寂静中,
 我今所布施,  悉为诸众生。」

尔 时,毘罗摩菩萨即以右手执持澡灌,以大慈悲熏修其心,怜愍一切诸众生故,涕泣流泪而作是念:「我今所施,不为梵王、摩酰首罗、释提桓因,假使更有胜是三 者,亦不悕求;唯求佛道,欲利众生断诸烦恼。我今当舍己身、妻子、奴婢、仆使、珍宝、舍宅,唯求解脱,不求生死。我今所施柔软女人,愿诸众生于未来世,悉 得断除所有贪欲;今我所施五种牛味,愿诸众生,于未来世常能惠施他人法味;今我所施如是敷具,愿诸众生,于未来世悉得如来金刚坐处;我今所施种种珍宝,愿 诸众生,于未来世悉得如来七菩提宝。」作是语已,从上坐所循行澡水,而水不下,犹如悭人不肯布施。

尔 时,菩萨即作是念:「今此澡水何缘不下?」复作是念:「将非我愿,未来之世不得成耶?谁之遮制令水不下,将非此中无有大德,其余不应受我供耶?或我所施不 周普耶?或是我仆使不欢喜耶?将非此中有杀生耶?我今定知不困众生,我今所施亦是时施,亦不观采是受非受。而此灌水何缘不下?」

尔时,菩萨见婆罗门为此诸女生贪嫉心,而起瞋恨,各各说言:「彼女端正,我应取之,汝不应取。彼牛肥壮,我应取之,汝不应取。」金银盘粟,乃至珍宝,亦复如是。

尔 时,菩萨见诸婆罗门贪心诤物,互相瞋恚,即作是言:「是诸受者,贪欲、瞋恚、愚痴、乱心不能堪受,如是供养如车轴折,辐辋破坏不任运载,我亦如是。种子良 善而田薄恶,以此受者,心不善故令是澡水不肯流下,我今虽作如是布施,亦无有人教我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而我自为一切众生故发是心。今当自试,若我 审能愍众生者,灌水当下。」即以左手执罐泻之,水即流下菩萨右手。

诸婆罗门见是事已,各生惭愧, 离所施物修行梵行,诸婆罗门寻共稽首,求请菩萨以为和尚。菩萨怜愍即便受之,教令修学四无量心,以是因缘命终即得生梵天上,令无量众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 提心。菩萨摩诃萨行檀波罗蜜时,不见此是福田此非福田,亦不分别多亲少疑。是故菩萨若布施时,或多、或少、或好、或恶,应以一心清净奉上,莫于受者生下劣 心。

菩萨本缘经一切施品第二

 一切诸菩萨,  为利众生故,
 舍弃己身命,  犹如草粪秽。

如我曾闻:

过去有王,名一切施;是王初 生,即向父母说如是言:「我于一切无量众生,尚能弃舍所重身命,况复其余外物珍宝。」是故父母敬而重之,为立名字,字一切施。从其初生,身与行施,渐渐增 长,譬如初月至十五日。其后不久父王崩背,即承洪业霸治国土,如法化民不抂万姓,拥护自身不豫他事,终不侵陵他余邻国。邻国若故来讨罚之,希能擒获,救摄贫民给施以财,恭敬沙门婆罗门等。常以净手施众生食,口常宣唱与是人衣、与是人食、及与财宝,爱护是人、瞻视是人。

尔时,菩萨常行如是善布施,时邻国人民闻王功德,悉来归化,其土充满间无空处,犹如山顶暴涨之水,流注沟坑溪涧深处;亦如半月海水潮出,其国外来归化之民,充满侧塞,亦复如是。其余邻国渐失人民,各生瞋恨,即共集议,当共往讨。作是议已,寻严四兵来向其国。

尔时,边方守御之人,远来白王:「邻国怨贼今已相逼,犹如暴风黑云恶雨。」王即告言:「卿等不应恼乱我心。」即说偈言:

「邻国所以,  来讨我国,
 正为人民,  库藏珍宝,
 快哉甚善,  当相施与,
 我当舍之,  出家学道。
 多有国土,  为五欲故,
 侵夺人民,  贮聚无厌,
 当知是王,  命终之后,
 即堕地狱,  畜生饿鬼。

「是故,我今不能为身侵害众生,夺他财物以自免者。」

尔时,大臣及诸人民各作是言:「唯愿,大王!莫便舍去,臣等自能当御此敌,王且观之,臣等今日当以五兵戟牟剑矟,奋击此贼,足如暴风吹破雨云。」

王即答言:「咄 哉卿等!吾已久知,卿等于吾,生大爱护,尊重恭敬;亦知卿等勇健、难胜、雄猛、武略、策谋第一。但彼敌王今作此举,都不为卿,正为吾耳。假使彼来不损卿 等,何得乃生如是恶心?吾久知此,五盛阴身为众箭镝,卿不知耶?吾久为卿说,诸菩萨应于众生生一子想,汝不应于他众生所生瞋害心,毕定当知堕于地狱,是故 应当一心修善。」当说是时,贼已来至,高声大叫。

王闻声已,即问群臣:「此是何声?」

诸群臣寮各怀悲感,举声哀号,咸作是言:「恶贼无辜,多害人民,譬如恶雹伤害五谷,亦如猛火焚烧干草,又如暴风吹拔大树,又如师子杀害诸禽兽,怨贼杀害,亦复如是。」

尔时,诸臣不受王教,即各散出,庄严四兵便逆共战。军无主将,寻即退散,兵众丧命,不可称计。时,王登楼说如是言:「因恶欲故令人行恶,如是诸欲,犹如死尸行厕粪秽,如何为此而行恶耶!愚人贪国,兴诤竞心,犹如众鸟竞诤段肉,是诸众生常有怨憎,谓老病死,云何不自观察是怨,反更于他而生诤竞?」一切施王思是义时,敌国怨王即入宫中。

王于尔时便从水窦逃入深山,至 稠林中,得免怨贼。其地清净,林木种种,华果无量,不可称计;水清柔软,八味具足,众鸟凫鴈,禽兽难计。王见是已,心生欢喜,复作是言:「吾今真实得离家 过患,无量众生常为老病死怖逼恼,今得此处清净安乐快不可言,此林乃是修悲菩萨之所住处,亦是破坏四魔之人坚固牢城,我今已得清洁洗浴、离众垢故,我今与 此众鹿为伴,身心安隐极受上乐。」

尔时,怨王得其国已,即便唱令求觅本王:「若有能得一切施王,若杀、若缚将来至此,吾当重赏随其所须,一切给与,以其先时常自称赞能行正法,呰毁吾等暴虐行恶,是故吾今欲得见之,示其修善所得果报。」

尔时,他方有一婆罗门,贫穷、孤悴、唯仰乞活,兼遇官事,无所恃赖。闻王名字,好行惠施,即从其国来欲造诣,乞求所须。即于中路,饥渴、疲乏息林中,即便谮言:「是处寂静圣人住处,亦是神仙离欲之人,求解脱者断绝饮食、不畜奴婢、不乘车马、少欲知足、食噉稗子诸根药草;大悲心者之所住处,亦是一切飞鸟、走兽无怖畏处,自在天王为令众生,见家过患,故化是处。」

尔时,一切施王闻是语已,心生欢喜,便往见之,共相问讯,便命令坐。时,婆罗门即便前坐,坐已,一切施王便以所有众味甘果而奉上之。既饱满已,王即问言:「大婆罗门!是处可畏无有人民,是中唯是闲静修道之人独住之处,仁何缘来?」

婆罗门言:「汝不应问我是事,汝是福德清净之人,远离家居牢狱系缚,何缘问我如是之事?汝不应闻浊恶之声,若他犯我,我则犯他;若他夺我,我则夺他,丧失财贿,亲族凋零,以在家故,受如是事。大德!汝今已断一切系缚,安住山林,如大龙象自在无碍。」

一切施菩萨,即作是言:「汝今发言,清净柔软,何故不共于此住止?」

婆罗门言:「若欲闻者,我当为 汝具陈说之。我本生处去此悬远,薄佑所致,遇王暴虐,犹如师子在鹿群中,终无一念慈善之心。我王暴虐亦复如是,于诸人民无有慈愍,有罪无罪唯货是从。我从 生来小心畏慎,曾无毫厘犯王宪制,横收我家系之囹圄,从我责索金钱五十:『若能办者,我当赦汝居家罪戾;若不肯输,吾终不舍,要当系缚幽执鞭挞。』克日下 期当输金钱,家穷贫苦无由能办。曾闻此国一切施王,好行惠施摄护贫人,所行惠施无有断绝,如春夏树华果相续,亦如旷野清冷之水,渴人过遇自恣饮之;犹如大 会无人遮止,我今略说,假使有人,人有千头、头有千口、口有千舌、舌解千义,欲叹是王所有功德,不能得尽。彼王成就如是名德。我今居家遇王暴虐,横罪戾更无恃赖,故欲造诣陈乞所须。然我心中常作此念:『我今何时当到其所,随意乞求?若彼大王必见怜愍能给少多,我家可得全其生命,若不得者,我亦不久当复殒殁。』」

尔时,菩萨闻是事已,心闷躃地,犹如恶风崩倒大树。时,婆罗门即以冷水洒其王身,还得稣息。时,婆罗门复问:「大仙!汝闻我家受是苦恼,心迷闷耶?是中清净,汝所爱乐能生悲心,我今遇之尚无愁苦,汝今何缘生是苦恼?」

王即答言:「汝本发意欲造彼王,是汝薄相正值不在,汝今若往必不得见,故令我愁。」

尔时,婆罗门言:「为何处去?」

施王答言:「有敌国王,来夺其国位,今者逃命,在空山林,唯与禽兽而为等侣。」

时,婆罗门闻是语已,寻复闷绝。一切施王复以冷水洒之令悟,即慰喻言:「汝今可坐,且莫愁苦。」

婆罗门言:「我于今日命必不全。所以者何?本所愿求,今悉灭坏,我何能起?定当舍命。」

一切施王,尔时即起慈悲之心,作如是念:「可愍道士所愿不果,譬如饿鬼远望清水到已不获,心闷躃地,是婆罗门,亦复如是。」复更唤言:「咄,婆罗门!汝可起坐,汝可起坐。一切施王,即我身是。汝本欲见,今得遇之,何故愁苦?」

婆罗门问王:「今善言慰喻,于我有钱财耶!」

王即答言:「我无钱财,但有方便,可能令汝大得珍宝。」

婆罗门言:「云何方便?」

王复答言:「我先闻彼怨家之言 居我国,已于大众中唱如是言:『若有能得一切施王,若断其命捡系将来,吾当重赏随意所须。』我从昔来,未曾教人行于恶法,是故不令汝斩我头,但以绳缚送诣 彼王。所以者何?除身之外更无钱财。然我此身今得自在,幸可易财以相救济。善哉,善哉!婆罗门!吾今得利,以不坚身易坚牢身。道士且观,设使我身在此命 终,尸弃旷野草木无异,虽有禽兽而来食噉,为何所利?今以如此灰土之身,贸易乃得真金宝物,我复何情而当惜之?」

时,婆罗门闻是语已,悲涕而言:「何有此理?所以者何?汝今乃是无上调御、众生父母,善为爱护大归依处,能灭一切无量众生所有怖畏,所作广大不望相报,于诸众生常生怜愍,能于闇世作大锭燎。我当云何破灭正法,系缚汝身送怨王耶?假使将王至彼怨所得获金宝,我复何心舒手受之?假使受者,手当落地;譬如男子为长养身噉父母肉,是人虽得存济生命,与怨何异?我亦如是,设缚王身将送彼怨,虽多得财以赎家居,我所不贵。」

时,王答言:「如此之言,复何足计?汝若于我必生怜愍,我自束缚,随汝后行诣彼怨家,汝无罪咎,我可得福。」

婆罗门言:「敬如王命,当随意作。」

说是语已,王即自缚,共婆罗门 相随至城。其王旧臣及诸人民,当见王时,悉生惊怪:「咄,婆罗门!汝是罗剎非婆罗门,汝是罗剎非婆罗门。汝本实是暴恶鬼神,姧伪诈现婆罗门像,无有悲心, 真是死魔常求杀人。汝今令此王身灭没,犹如月蚀,七日并照大海干竭,无上法灯今日尽灭,旃陀罗种,汝今云何手不落地?汝身何故不陷入地?如师子王,已死之 后谁不能害?是一切施王久已远离国城、妻子、仓库、珍宝、一切诤竞,退入深山,修寂灭行;于汝何怨,而将来此?」举城人民,同声愿言:「诸大仙圣、护世四 王!愿加威神拥护是王,令全生命。」

时,婆罗门闻是语已,心生怖 畏,将一切施疾至王所,作如是言:「大王当知,我今已得一切施王。」怨王见已,心即生念:「是王年壮,身体姝好、容貌端正、其力难制;是婆罗门,年在衰 弊,形容枯悴、颜貌丑恶、其力无几,云何能得是王将来?」窃复生念:「将非梵王、自在天王、那罗延天、释提桓因、四天王耶!」怨王即问:「谁为汝缚?」婆罗门言:「我自缚之。」怨王诅言:「远去,痴人!」复更问言:「汝将非以呪术之力而系缚耶!汝身羸劣,彼身端严犹如帝释,云何能系?假使有人自言:『能吹须弥山王令如碎末。』是可信不?」

尔时,怨王即告大臣:「汝等当知今此难事,为是梦中,是幻化耶?将非我心闷绝失志,错谬见乎?是老猕猴云何能缚帝释身耶?诸臣当知,岂可以藕根中丝悬须弥山耶?可以兔身渡大海耶?可以蚊[/]尽海底耶?」

时婆罗门,闻是语已,即向怨王而说偈言:

「大王今当知,  我实不能缚,
 是王慈悲故,  为我而自来。
 如以网盛风,  是事为甚难,
 正使天帝释,  亦复不能为。」

尔时,怨王即向一切施王说如是言:「汝以哀我,故入深山、溪谷、林木空旷之处,唯与禽兽共相娱乐,少欲知足、饮水食果,以草为敷,不与我诤。然我怨心犹未得灭,我今自在能相诛戮,以何因缘来至此耶?」

尔时,一切施王嬉怡微笑,无有 畏惧,身心容豫如师子王,而作是言:「汝不知耶!我身即名一切施王,我欲成就本誓愿故。今来在此,有三因缘:一者、为婆罗门而求钱财;二者、以汝先募,若 得我身将来此者,当重赏之;三者、我先誓愿当一切施,是故我来欲舍身命。汝今当观,若我此身命终入地,为何所益?我本所以逃入山林,非以畏故,但为爱护诸 众生耳。汝今自在怨心未灭,我今来此,随意屠割而得除怨,心则安隐,是故汝今应早为之。」即说偈言:

「于怨生瞋恨,  则自燋其心,
 譬如灰下火,  犹能烧万物。
 因心着瞋恚,  命终堕地狱,
 犹如恶毒箭,  中则身命灭。
 若瞋于怨憎,  心不得寂静,
 譬如痛目者,  不能见正色。
 此身肉血成,  骨髓肪膏脑,
 屎尿涕唾等,  薄皮裹其上。
 是身如行厕,  无主无有我,
 于王有何怨,  而常生瞋恚。
 生老病死贼,  常来侵王身,
 何故于是中,  返生亲友想。
 我身四大成,  王身亦复然,
 今若见瞋者,  是则为自瞋。

「是故大王不应生瞋,若故瞋者今得自在,幸可随意早见屠戮。先所开募,可赏是人;我今必定舍命不悔。以是因缘,愿诸众生能一切施及得舍名。」

尔时,怨王闻是语已,从御座 起,合掌敬礼一切施王,作如是言:「唯愿,大王!还坐本座,汝是法王正化之主,我是罗剎暴恶之人;汝是世灯为世父母,我是世间弊恶大贼,专行恶法劫夺他 财;汝是法称正法明镜,我非法称常欺诳他,犹如盲人不自见过。如我等辈罪过深重,是身久应陷入此地,所以迁延得至今日,实赖仁者执持故耳,今舍此地,及以 己身奉施仁者。」

一切施王即为怨王广说法要,令其安住于正法中,大以财宝与婆罗门遣还本土。菩萨摩诃萨如是修行檀波罗蜜时,尚舍如是所重之身,况复外物所有财宝。

菩萨本缘经一切持王子品第三之一

 菩萨摩诃萨,  为诸众生故,
 一切所重物,  无不以惠施。

如我昔曾闻:

过 去有王,其王有子,名一切持。年在幼少,形容端正,犹如满月众星中明,众生视之,无有厌足,威仪安谛,如须弥山;智慧甚深,犹如大海;忍辱成就,犹如大 地;心无变易,如阎浮檀金,常为一切人天所爱。犹如八味清净之水,于诸世间其心平等;犹如日月等照于物,满众生愿;如如意宝见诸乞者,心生欢喜;犹如慈 母,见所爱子。是时,王子当说偈言:

「我今得自在,  所有无量财,
 悉与众生共,  如日皆等照。
 见有乞求者,  终不言无有,
 无所求索者,  亦复施与之。」

王 子菩萨,诸根寂静,犹如梵天;财贿具足,如毗沙门。王为诸众生供给走使,犹如弟子事师和尚;心常爱念一切众生,犹如父母念所生子;教化众生法则礼仪,如大 博士。王子菩萨,悉得成就如是功德,心常乐施一切众生,如是之物施与是人、如是之物施与某甲;是人恐怖,我当安慰修行正法无有废舍。所施之物,谓金银、瑠 璃、颇梨、真珠、车璩、马瑙、珊瑚、璧玉、种种器物,及诸衣服、床卧、敷具、车乘、舍宅、田地、谷米、奴婢、仆使、象马、牛羊,随有所须,悉能与足。譬如 天雨,百谷滋长,恒以五指施人财物;犹如五龙,降注大雨。王子菩萨常行布施,日日不绝。设使一日,无人来乞,颜色燋悴,心为愁戚,犹如初月烟雾所覆,无有 光明。尔时,诸臣于此王子,悉生嫌恨:

「咄哉我王愚痴无智,  有财不食后世安在,
 见不能用亦不呵子,  分散库藏施无功者。
 库藏尽已民当迸散,  民既散已怨至谁护,
 假设无护命当不全,  命既不全国复谁居。」

尔时,大臣及诸人民各思是事。尔时,父王有一白象,行莲华上,力能降伏敌国怨雠,以有此象,故令他国不能侵陵。时,有边方怨敌之王常作是念:「我当云何而设方便,得彼白象?」即遣诸人,诈为苦行婆罗门像,往诣王子求索白象。

尔时,王子见诸大臣生瞋恚心 故,乘白象出城游观,欲向一林,即于其路见婆罗门。既见王子,心大欢喜呪愿且言:「愿使王子绍继大王无上之位,寿命无量;邻国归德,天下太平。王子!我等 悉是婆罗门也,居在远方,常承王子好喜布施,故从远来,道路饥渴,备受众苦。王子!当知我等,受持清净禁戒,多所读诵,无有不综。王子功德流布十方,闻风 称赞无不爱乐,能令众生所愿满足,有来乞者无一空还,汝所乘象愿见施与。」

尔时,王子即作是念:「今若不与,则违本要;设当与者,非我所有,复是父王所爱重者。」即便语言:「君等若须金银、琉璃、种种车乘、奴婢之属,我悉能与;此白象者,既非我有,不得自在,复是父王所乘之象,云何辄当以相惠施?计是白象价直几许,我当与直,不令汝等有贫乏也。何必正欲得此白象?汝婆罗门!怜愍众生,出家受戒,已远离一切之物,何用是象?汝若得者,或更有患。」

诸婆罗门复作是言:「我等不用钱财珍宝,唯须是象乘之入山,求觅好华供养诸天已,当令众生若生天上、或入涅盘。王子本愿欲利益他,我亦如是欲利益他。」

尔时,王子闻是语已,即生悲心,便下白象,覆作是念:「此象虽是父王所有,今以布施,大臣人民必当见嫌,欲利益他,何得计是!然我所施,不求名声生天人中,以是因缘,令诸众生断诸烦恼。」作是愿已,便持白象施婆罗门,自乘一马,还欲入城。

诸婆罗门既得象已,便共累骑,回还而去。忽尔之间,已到本国。

时诸大臣即共集聚,疾至王所, 白言:「大王!今日快善所重白象,王子已持施婆罗门,诸婆罗门得已乘去,今到敌国;以王先时见其布施金银珍宝,不呵责故,致令今日复以白象施与怨家。大 王!世间恶子多诸过患,饮酒樗蒲贪色费用,臣等敢奏不咎责,王子若能从今已往,更不以财惠施于人,则可听住;若不止者,便当摈之远着深山。」

尔时,父王即召其子作是念言: 「怪哉!我今云何一旦为诸大臣不令我子随意行施;我今惭愧,犹如妇人怖畏姑妐。」即向其子而说是言:「卿从今始,莫复贪着,一切功德可离舍;心行正法者, 应着草衣服、噉水果远处深山;卿今不应挑其右目以治左眼,卿于今日如何一旦恼乱我心及诸大臣?夫为人法,先安其亲,然后乃当及余他人,卿今云何以我白象施 与怨家?」

菩萨本缘经卷上

右经第三幅十四行,鹿群威猛(之下)丹本有「如我曾闻,菩萨往昔以恚因缘堕于龙中,(乃至)五谷临熟遇天恶雹()。」凡二十六行四百四十二字;国本、宋本所无者,今捡彼文,则是此经下卷。〈龙品〉第八之文,《丹藏》错乱,妄安于兹耳,故今不取。

[ ^ ]

菩萨本缘经卷中

僧伽斯那撰

吴月支优婆塞支谦字恭明译

一切持王子品第三之余

尔时,王子合掌长跪,敬礼父王:「臣所布施,不为贪欲、瞋恚、愚痴,不为名声,不求生天人中豪贵,非是癫狂错乱 心作,为求正法,作是施耳。大王!当知臣今虽复拥护父母、兄弟、妻子,及其死时,虽有亲族,谁能随去?唯见正法逐之不舍。臣若无心行善法者,犹望大王苦言 教勅,如何一旦信用邪言,断臣行善?王先勅臣施舍舍心,舍心是臣本性根原,云何可舍?犹如地性,不可舍坚;乃至火性,不可舍热;如鱼投陆,命何能存?如王 僮仆六情具足,身体完具与天无异,是人云何与王给使?王家所有车乘、婇女、金银、珍宝从何处得?当知皆是过去施业,今得是报。大王!当知一切饿鬼,饥火所 逼,身心燋恼,如此皆是贪惜因缘。若诸天中,七宝宫殿寿命长远,当知皆是布施因缘。大王!臣今所施,火不能烧,水不能漂,王家盗贼,怨家债主,不能侵夺所 施之物。于诸趣中,能作亲友,是天乘载是所施物;在生死中,随逐臣身,如犊随母。如王所勅,欲令臣止布施之心,若不能舍,当徙深山;虽至深山,苟施心不 息,贫穷之人,亦复当来。臣本誓愿实乐山林,所以未启,虑父不放。大王今已听真得本愿,正尔奉辞涉路进发。所以者何?山林之中,是闲静处仙圣所乐,能离贪 欲、瞋恚、愚痴,臣若至,彼必能自利。」

尔时,王子即礼王足,右遶三匝,奉辞而出;次至母所,跪礼如常,右遶三匝,礼足而出;复 至妻所,而作是言:「卿好住此,供养父母,守护其子,此即是汝修行正法。今我欲去远至山林。何以故?我先常愿,欲入深山修行其志。父王今听,是故我当速往 至彼,以副我心;与诸禽兽共为等侣,饮食水果足自存活;汝是王女,身体柔软、端正、详雅,何能堪忍如是苦事,故应住此不须随我。」其妻闻已,心闷懊恼,身 体掉动如芭蕉叶,悲号啼泣,椎胸拔发,举声大哭,唱言:「奈何!君有何罪,乃令父王摈之深山?大王宽慈,正法治化爱民如子,云何一旦驱摈乃尔?君之爱形,身色柔软如瞻婆华,云何一旦当卧棘刺土石之上?如今在宫五乐自娱,设当入山唯闻虎狼、师子、毒兽诸恶音声。怪哉!大王慈爱之心,今日安在?如何父亲变成离薄,以小因缘一旦成怨?」

尔时,王子即答妻言:「善哉! 王女!汝有深智,精进、勇猛,是我善伴,设我不是应当呵责,云何乃出如是麁言?诸王为国共相战诤,皆为贪欲瞋痴所恼,是我福缘,乃令父王听我入山修行正 法,汝今不应生不欢喜。世中常法,王若衰老,则立太子令知国事,国事殷凑,多诸过咎,咎既钟身,无逃避处。王今未衰,便能放舍,听我入山修学其志,世间过 咎永不见及,汝今何故不欢喜耶?汝便好住,我今欲去。」

答言:「妾之父母处与君时,日月大地及四天王悉皆证知。初婚之日,君自发言誓不相舍,如何今日便欲独往?当知日月及以猛火,明与质俱不相舍离,君今云何而欲见舍?」

尔时,王子悉以家财布施贫乏, 即以两肩荷负二子,携将其妻,往雪山中。王子到已,食果、饮水以存性命,昼夜修习慈悲之心,复作是念:「我本在家,虽受五欲,未若今日处山欢娱,如是之 乐,释提桓因所受欲乐所不及也。是诸众生不知正法微妙之味,如乌不知莲华之味。」是时,王子常为众生思惟是义,妻常入山采于果蓏以自供给。

是时,有一老婆罗门,其形丑恶 人所恶见,从远方来。王子见已,即命令坐,行水施果然后问讯:「汝何缘至此耶?将非厌家之过患乎?壮应在家极情五欲,今已衰老,死时将至,舍来修道甚是快 事。是中闲静无有家过,汝若乐此,我之所有甘果、冷水,常相供给不令有乏。」婆罗门言:「无欲想者应住于此,我今欲想犹未能灭,是故不能于此住也。大仙! 汝且观之,我身虽老头,白齿落、行步战掉、目视蒙蒙,舌干、口燥不能语言,头重难胜犹如太山,耳听不了身体衰变,而有欲想犹如壮时。大仙!当知我年朽迈身 力羸损,家贫空乏困于仆使,若欲满我本所愿者,幸可惠施二奴仆使。」

菩萨闻之,即作是念:「怪哉!今日若言无有,则非本誓;若言有者,今实空贫。」

婆罗门言:「君今迟疑,何所思虑?将虑我非婆罗门受持禁戒博学人耶!若有此虑我实是也。」

菩萨答言:「我本在家,多有仆使,金银、珍宝、库藏盈溢。当于尔时,见有乞者,终不言无,今在此止悉不持来,何处当得以相副称,所以迟疑思是事耳。」

婆罗门言:「我今衰老气力空竭,从远方来乞求所须,汝从本来凡见乞者,曾不发言:『我无所有。』今日何故发如是言?大仙!若能怜愍给施二奴,我当还国;若不能者,我必此死。」

尔时,王子即作是念:「我今当 作何等方便发遣此人?」尔时,二子近在不远山中遨戏,复作是念:「我今当为一切众生,作不空因缘。」即唤其子,子既至已,菩萨抱之,复作是念:「我今二子 生长深宫,身体柔软,未经寒苦,如何一旦违离父母,为他僮仆?」复作是念:「我今何缘计如是事,若不修行难行苦行,何缘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是因 缘,我当行之,愿以此行速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舍此所爱二子,不求生天人中果报,转轮圣王、帝释梵四天王,愿此功德悉与众生成无上道。」尔时,菩萨手执二子,授婆罗门,作如是言:「汝婆罗门!我此二子犹如我命,幼稚无智,未解人语,虽复似人未有所识,今持相与以为仆使,恐母来至,可速将去。」

尔时,二子回捉父衣,而白父 言:「父今何缘,持我兄弟与此恶婆罗门?我等从今永离父母,年既幼小未有所识,无覆、无护云何能活?我等何故受此苦恼?今堕他手命必不全,如犯王法则受刑 罚,我等愚小未有所犯,何缘今日乃见是苦?假使实犯犹望恕放,况无所犯,而横见抂?设父于我爱心已断,但为人法复不应尔,老小可愍愚智有之,父今何为特见 苦毒?假使为法而见舍者,丧失慈恻岂是法耶?我虽幼稚,亦曾闻说婆罗门法,若有拥护妻子因缘得生梵天。」

尔时,菩萨闻是语已,身心战动即自呵责:「何缘乃尔?心汝不知耶!从昔已来,流转生死一切众生,何者非怨?何者非子?汝今闇蔽盲无见耶!何不系念思惟分别?汝今直为彼将二子,便如是动耶!若死至时,当云何乎?」

尔时,菩萨呵责心已即得定住,语婆罗门:「汝速将去。」

是时,二子即白父言:「且听!小住,须我母至,跪拜问讯辞去不晚。」菩萨答言:「汝等但去,吾与汝母当随汝后。」

时,婆罗门将其二子速疾发引。是时,二子随路还顾,回视父面,悲号啼哭。菩萨尔时更复呵心:「汝今不应复更战动,当观受形老死炽然,子去未远复立誓愿,我今舍子实是难行,愿此因缘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除诸众生一切系缚。」

时,婆罗门发脚未远,即作是念:「甚奇王子,世间希有,如言则行施我二子,所修善法具足成就。今此二子当于何卖?唯有还至本祖王国。」

时,婆罗门即将二子往诣王宫,是时祖王见其二孙,悲喜交集问婆罗门:「汝于何处得此二儿?」婆罗门言:「且听!彼雪山中,大王之子名一切持,以此二子施我为奴。」

王闻是语,扼腕而言:「怪哉!我子爱法太过,乃至不惜所爱儿息;汝今还我,当与汝直。」婆罗门言:「敬如王命。」即受珍宝还归其家。

时, 菩萨妻在空林中,左目瞤动心惊不乐,所采杂华寻即萎枯,器中二果迸出堕地,二乳惊动汁自流出,有鸟在前连声鸣叫,即作是念:「今此瑞应必定不祥,将非我夫 命根断耶?或是虎狼、师子、恶兽食噉我子?复非遨戏堕山死乎?」念是事已,便还所止,寻见菩萨近一石岸,在草敷上倾身而坐,即作是念:「我夫在此定无他 虑。」便前白言:「二子今者为安隐不?」菩萨答言:「二子安隐。」妻复言曰:「我今耳中实闻安隐,但未见之犹怀忧。」菩萨答言:「汝但小坐,自当见之。」妻便却坐,复重告言:「汝不知我本誓愿耶!一切所有要当施人。汝朝出后,有婆罗门来从我乞,寻以二子而布施之。」妻闻是语,其心迷没,举身自扑闷绝躃地。尔时,菩萨以水洒之,水洒之后,还得醒悟,身体战动,坐说偈言:

「怪哉为正法,  而行于苦行,
 以子布施时,  云何心不乱。
 君心非刚铁,  亦未永离爱,
 云何能以子,  而用施于人。
 我子既稚小,  端正无及者,
 面色如莲华,  目如优钵罗;
 自食于水果,  亦不相烦累,
 如何无人情,  一旦以施他。
 此路多石沙,  荆棘恶刺等,
 彼人无慈慧,  当将至何处。
 君今不见耶!  彼诸麞鹿等,
 犹来求推觅,  况君为其父。
 不见此山中,  一切诸树木,
 以失我子故,  悉皆而啼哭;
 一切诸树木,  悉无有心识,
 犹尚能如是,  况复有心者。」

尔时,其地有芭蕉树,举身战动,妻寻语言:「汝夫亦以子息施人,无慈愍耶!何故如是,举身战动?」

尔时,其妻念子悲号,东西驰走 不安其所。菩萨复言:「甚善,甚善!已得入山修行善法,云何令心受如是苦?空丧闲居修善妙理。怪哉王女!虽有深智精进勇猛,而不能解生死过患,父母、妻 子、兄弟怨憎,谁能于中识其根原。见儿过去或为汝怨,彼若遭苦汝则欢喜,今为汝子别便忧恼,设使死亡强将去者,复可于我起瞋恚耶!汝本不闻诸仙圣言:

「『若少壮老皆归于死,  犹如果熟自然落地,
  汝本不观一切生死,  犹如梦中邪见事耶!
  无常生死将诸众生,  虽有父母谁能救之,
  譬师子抟撮诸鹿,  彼虽有母亦不能救。
  是老病死常害众生,  犹如果树多人所摘,
  譬如坏器值天降雨,  悉皆烂坏无有遗余。
  三界众生亦复如是,  遇无常雨无得免者,
  今营此业明造彼事,  乐着不观不觉死至。』

「如是二子,必定当舍,我今为法,而以施人;汝当欢喜,不应愁苦,我虽舍子,子必安乐,是故不应生大苦恼。」王子菩萨说是语已,其妻寂默更无所陈。

尔时,释提桓因即作是念:「怪哉菩萨!无所爱惜。」即下化身为婆罗门,至菩萨所,而说偈言:

「大仙今当知,  名闻彻梵天,
 能行于大施,  爱乐于正法。
 今我所求索,  盖亦不足言,
 唯愿大正法,  满我之所愿。」

菩萨答言:「我今身命,悉为一切无所爱惜,况余外物、钱财、珍宝,假使有者,实不爱也。我本在家,多有库藏、象马、车乘、奴婢、仆使,悉以给施诸婆罗门,无所匮惜。但今现在空无所有,唯身与妇,若必须者,实复不爱。」

婆罗门言:「汝能尔者,便可以妻而见惠施。」

菩萨答言:「嫉妬惜心久以远离。汝小听,我为其说法。」菩萨报妻:「是婆罗门从我乞汝,汝意云何?」妻便答言:「随意自在,我今属君何得自从?」即捉妻手,授婆罗门。

时,婆罗门语菩萨言:「今此妇人颜貌端正,身体姝妙色像第一,道路崄难多有寇贼,我今单独去必不达,且还相寄莫复余施。」

菩萨复言:「我今赖君破坏牢狱断绝系缚,汝今复欲还我牢狱系缚我耶!」

婆罗门言:「若见怜愍,必令得 者,愿还受之,经须臾时。」菩萨怜愍故,少时还受,竟复何苦。婆罗门言:「我若失期不得还者,慎莫更以施与余人,已是我有不得任意。」说是语已,即便还 去。去此不远,复更化作余婆罗门,还菩萨所而作是言:「汝胜利益一切众生,譬如果树常出甘果,我于远方久承风味,是故褰裳而来相造希满所愿。」

菩萨答言:「唯有一妻,先已施人,今唯有身,犹得自在,若须相给。」

婆罗门言:「不须汝身,唯须二目,能相给者,深抱至念。」

尔时,菩萨即作是念:「是婆罗 门从我乞目,为作何等?」复作是念:「我何所计?是身犹如冢间死尸,以不坚牢,贸易坚牢,应当欢喜,何所思虑?」尔时,菩萨捉佉陀罗木而作誓言:「我今悉 为一切众生,弃舍二目,无所贪惜;我先舍妇持用施人,愿此功德钟及众生,永断贪欲;施子因缘,令离爱习;今施二,悉令众生得清净法眼。」菩萨摩诃萨,作是愿已,便以木锥向目欲挑。

时,婆罗门寻前捉手:「且莫挑出,目今属我,更莫余施。」

菩萨答言:「我今一身,云何一日连受二寄?先婆罗门已寄我妇,汝今寄眼,我当云何而得守护?」

时,婆罗门即复帝释身,语菩萨 言:「妇、目二物悉是我有,今相付嘱,莫复余施。」尔时,帝释即飞而去,于虚空中雨四种华,空中声出,宣告诸天:「汝等当知,此人增长菩提道树,不久当得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菩萨摩诃萨行檀波罗蜜,其事如是,无所不舍。一切众生若闻是事,应于菩萨悉生欢喜。」

菩萨本缘经善吉王品第四

 菩萨行施时,  定心究竟作,
 乃至魔波旬,  不能得断绝。

我昔曾闻:

过去有王,名曰善吉;为欲成于 菩提之道,常行利益修集正法,于诸众生,无刀杖想。面目端正,世中少双,言常含笑,无有麤犷,供养父母,尊重师长,恭敬沙门,出家道士。自行十善,亦劝人 行,常行布施,无有断绝。若有贫穷、困悴之人,身体羸瘦衣裳不障,菩萨见已即生怜愍,举身战动,犹被毒箭,心窃念言:「是诸众生,悭惜因缘痴人不识,虽受 人形,形相具足,以无福故,常从他乞。皆由先世不肯布施,以悭嫉妬而自覆蔽;现世报熟而受是苦;犹如田夫愚痴无智,远至妻家道路饥渴,既入其舍,复值无 人,即盗粳米满口而唵,未咽之顷,家人即至,是人惭愧复不得咽,惜不吐弃。家人见已,即问之言:『君患何等乃如是乎?』是人闻已,默然无言。尔时,妻家眷 属大小,即将良医而为诊之,见其口颊坚如木石,更无余计,即以刀刳是人二颊。既破之后,亦无脓污,但见生米满其口中,是人以是覆藏盗事,得见现报。犹如女 人覆藏怀妊,临产之日受大苦恼,发声大唤,乃令一切悉共知之。人亦如是,覆藏诸罪报熟之时,苦恼所逼现露于世,或坐悭惜嫉妬居心而受此苦。我今杜塞一切诸 路,不令悭妬而来入心,我今当集一切所施,安止众生于布施中。」时,善吉王思是事已,常行布施,无有休息,当其施时,心喜无量。

当是时也,魔王波旬,愁忧不乐,而作是言:「怪哉!善吉!云何一旦为我怨对,而欲扸虚我之境界?我有大力能伏诸仙,饮水食果行诸苦行,善能成办诸呪术者。我 射华箭乃至一发,令持戒者悉皆破坏,譬如风吹驱折大树;我今波旬虽射三发,恐不能令善吉菩萨身心倾动。何以故?外道诸仙无有智慧慈悲之心,不求利他正为自 乐,是故被箭寻即退散。善吉菩萨有大智慧,慈悲心厚不求自乐常为一切,我今虽射乃至三发,犹恐不能令其退散。何以故?是人必定为诸众生求无上道,不久当得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及其未成,我于中间或可留难令悉破坏。譬如有人始遇患苦,或有医师少给汤药,则可令差。亦如小树,初生之时以爪能断,及其长大,虽 有百斧伐之犹难;曼此菩萨,未成无上正真之道,当速坏之。」

时,善吉王多行布施,疲极独处 静坐而息。尔时,波旬在上空中,身出光明遏绝日月,而说是语:「善吉大王!善哉,善哉!汝今真能推求正法,爱念众生,犹如慈母爱念其子。善男子!汝欲增长 一切善法,而反炽然一切恶法,犹如有人欲食甘露而食毒药、欲求安乐而反入贼、欲安隐身反服非药、欲除断渴反饮咸水、欲断淫欲反乐众女。善男子!汝不知耶! 有诸檀越以施因缘皆堕地狱,是故我今怜愍汝故,种种分别汝当受持。从今以往当断施想,生悭惜心。」

尔 时,波旬即化作地狱满中罪人,以示善吉,复作是言:「如是人等,皆由先世好行布施贪求正法,是故今日悉堕是中受大苦恼。大王当知,是中罪人,唯以刀斧共相 斫截,支节段段悉堕在地,而命犹存不肯死也;以热铜鍱周匝缠身,举身烟出命亦不尽;虽以千钉,钉霍其身,犹张牛皮亦复不死;东西驰走,常遇炽火,冷热诸 风,逼切其身;或有恶风,吹散其体、或被椎打,令如尘末,饥吞铁丸,渴饮洋铜、或入刀林攀缘剑树、或在大镬随汤上下,糜烂犹如熟豆。是诸众生,虽受如是种 种苦恼,然其命根亦不肯尽。大王当知,我今从王无所求欲,亦复不求供养之具,以王修行邪僻之道,是故我今为说正道。」

时,善吉王见地狱中如是众生,即生悲心,而作是念:「如是众生,流转生死,无有出期,已受无量种种苦恼,今复于此地狱受苦可愍可伤。何时当得断诸苦恼令无有余?如是众生先行恶法,今受苦报,自作自受,实非我苦。我今定知是诸无量受众生,皆由先世身、口、意业多作不善,故令今日堕是罪中,定不缘施而受苦也。」时,善吉王以慈悲心向波旬,而作是言:「善哉!大士!汝真慈悲,有怜愍心,善说道非道相,若使施者受如是苦,诸受施者复在何处?」

波旬答言:「善哉!菩萨!汝有 深智,能问是义。谛听!谛听!当为汝说。时魔波旬,以己神力,实时化作诸天色像,以天璎珞、宝鬘、华香庄严其身;无量伎乐,以为娱乐,诸天婇女侍使左右; 种种诸树常出甘果,华树、璎珞、衣服、饮食等树列罗在前;无量众鸟相和而鸣,其声和雅甚可爱乐;处处多有流泉浴池,金色莲华弥布水上;无老病死苦痛音声, 身处七宝微妙宫殿。」魔化是已,即示菩萨:「善男子!诸受施者,悉皆如是,受无量上乐,是故汝今应舍施心,从是以后可得受是微妙果报。」

尔时,善吉即作是念:「如是之 言,颠倒虚妄,无有义理。所以者何?我未曾见呵梨勒树能生甘蔗?厕粪之中出净莲华?纯真妙金变为铜铁?信心檀越受地狱苦?如是之言多所亏损,此言颠倒定是 魔语。」即作是言:「善哉,善哉!善能分别如是功德,汝则已为摄取于我。」复语魔言:「汝今当知,如蝗虫翅,所有风力不能吹动须弥山王,以汝风力欲令我 动,亦复如是。如先所说,言诸施主以施因缘,堕于地狱,诸受施人,生天上者正合我愿。愿我从今独为施主,常堕地狱,令诸众生,悉为受者生于天上。一身受 苦,令多受乐,岂非菩萨本誓愿耶!我今定知汝是波旬,汝亦不能当与我战,我从昔来常集施心,汝今云何卒令我舍?」菩萨摩诃萨,修行如是檀波罗蜜,乃至天魔 不能留难。

◎◎

菩萨本缘经月光王品第五

 菩萨摩诃萨,  行无上道时,
 为诸众生故,  乃至舍头目。

我昔曾闻:

是 迦尸国,过去有王,名曰月光;修菩提道,为求法利,常呵诸欲。其王形体端严姝好,才智过人,天下少双,质直不谄,所言柔软,至诚无欺,远离瞋恚,同心欢 乐。恭敬沙门、诸婆罗门,慈仁孝顺供养父母,邻国诸王承服德敬,而重伏之遥揖为友,名德流布遍于诸方,常能利益无量众生。拥护国土所有人民,犹如慈母爱其 赤子,复于后时窃生此念:「我当云何令诸众生心欢喜耶?」即命大臣而作是言:「卿等今可庄严此城,悬诸华盖、竖宝幢幡,扫洒烧香以华散地,无令人民而有忧 苦;悉以宝璎、珞璎珞其身,衣服被饰极令鲜明。」诸臣跪诺敬奉王命,即出宣告举城人民:「卿等各各庄严城郭,所有里巷极使清净,令如三十三天宫殿。」

时,月光王乘一大象出于宫殿, 即命一臣:「卿持我声告诸人民:『我今庄严如此城郭,非为贪欲、贡高、憍慢、畏怖他怨以御寇敌,亦不求作转轮圣王;我今所以庄严此城,唯欲令诸一切众生受 无量乐,不堕地狱、畜生、饿鬼。』卿等今日宜应于我,起父母兄弟想善知识想;若入我宫,当如己舍,所须之物随意自取;我今大施莫自疑难,取物之后当行善 法;供身之余,复当转施诸人,若欲须我身命,亦不爱也,唯愿一切皆受安乐。」时,月光王说是言已,宫中所有微妙宝物,使人负出随意布施,视诸人民犹如父母 兄弟赤子,颜色和悦犹如秋月。一切人民瞻戴是王,如父如母如兄如弟,善心视王目如青莲。

当于尔时,国中人民无有持刀杖 者,悉皆随王奉行十善,犹如牛王诸牛随从,亦如众星随逐于月;譬如众商随商主后,亦如众兵随逐主将;譬如蒲桃其子甘故生果亦甘;如旃檀树根华俱香。是月光 王令诸人民等行十善,亦复如是。当是时也,其国乃至无有一人瞋嫉、憍慢、贡高、刚强、盗人财物、姧犯他妻、两舌恶口、贪恚邪见。是月光王虽非圣帝,而其人 民悉行十善,是时人民虽无草衣、果蓏之食,而其体貌与仙无异,皆贪深山空闲之处,以爱王故不能舍离。时王如是行善法已,有诸沙门婆罗门等,称传其德遍满诸 方。

尔时,有一老婆罗门,舍家爱欲,居在雪山;长发须爪为梵行相,结草障身水果御饥。闻 有人言,有月光王者好施无悭。闻是语已,因往本习,即生恶念。犹如猛火投之膏油,膏油既至,倍复炽然;亦如毒药投生血中其力则盛,譬如渴人饮于咸水,如秋 增热春多涕唾。是婆罗门住深山中,闻王功德增益瞋恚,亦复如是;犹师子睡闻麞鹿声,是婆罗门增长瞋恚,亦复如是。复作是念:「一切世间,皆悉愚痴,无有智 慧,而为是王之所诳惑。我今当往,求索一物,审知是王能舍离不?」复作是念:「但不有人从乞身命,若有索者必当退转。」作是念已,即出深山,弃舍净法,瞋 恚增长,口如赤铜,衔唇切齿,挥攉角张。譬如恶龙放雹杀谷、如金刚杵摧破大山、如阿修罗王遮捉日月、犹如暴雨漂没村落、猛盛大火焚烧干草。是婆罗门,亦复 如是,持是恶心,往迦尸城月光王所。示现如是本习恶相,身体战动,口言謇吃,行不直路。手卷撩捩,眉迅丽,头发刺竖,覆手五指如五龙头,心中毒盛犹如恶蛇,瞋气[*]欝烟炎俱起,诈言:「大王!我在雪山,遥闻王名欢喜踊跃无量。我观诸王无如汝比,而此土地功德难量,复得值遇如是法王。大王今日为利益他,应当自舍所有身命,修正法者卧悟常安,我今欲请大王一事。」

王即答言:「大婆罗门不须多语,请勅所作,随其所须悉当奉施,若象马、车牛、金银、琉璃、衣服、珍宝、奴婢使人悉当给与。婆罗门!汝今当知,是诸众生三毒所恼,流转生死无有脱期,老病死法常害众生,唯我一人能独出离,但为众生故久住世耳,随汝所爱,悉当与之。」

婆罗门言:「王若能尔,先当定心莫令倾动。」

王即答言:「我从昔来,常立誓愿,心难得动,我为众生发菩提心,尚舍身命况余外物。汝今当知,家有钱财不能施者,当知是人则为守奴,犹如毒树虽生华实无人受用,井深绳短水无由得,有财不施亦复如是;若见乞者面目颦蹙,当知是人开饿鬼门。」

婆罗门言:「善哉!大王!构之虚言,复何所益,若能尔者,以头见施。」

时诸大臣闻是语已,语婆罗门 言:「怪哉大贼!从何处来?以此人口宣无义言。」即以土石竞共打坌,复共唱言:「如此人者非婆罗门,何处当有衣草,鹿皮,长发,节食,宣说如是蕀刺之言。 身体被服犹如仙圣,口所发言剧旃陀罗,身行口言不相副称,当知必定非婆罗门,乃是罗剎弊恶鬼神。咄哉恶人!汝今来此,欲干我等正法河耶?如金翅鸟欲食法龙 断法雨乎?汝如恶风吹灭法炬,是大恶象欲拔法树,成死恶人无有道理。口发言时,舌何不缩?如何大地能载汝形?日光赫炎不燋汝身,云何彼河不漂汝去?」

时婆罗门语诸大臣:「汝等痴人何故见呵!譬如恶狗吠彼乞者,汝今疑我非婆罗门从远求耶!非是博学出家人乎?汝等愚恶亦不能知诸婆罗门所有威力,汝不知耶?日月亏盈大海咸苦,阇[/]神仙吞饮恒河,十二年中断绝不流。自在天王面上三目,瞿昙仙人于释身上化千女根,婆私咤仙变帝释身为羝羊形,毗仇大仙食须弥山如食乳糜,如此之事尽是我等婆罗门力。我今来此,亦不为卿空言绮饰,谁当不能君王自言能一切施,我今从乞有何可责?」

时,月光王即语诸臣:「卿 等今者不应见遮,我今当令此婆罗门所愿满足。汝当观察,我今治国无有贪淫、瞋恚、愚痴,所得果报今已成就,舍身时到如蛇脱皮。汝等当知,我今以此不坚之身 易彼坚身、不坚之财贸易坚财、不坚之命贸易坚命。如我先时常为汝说大人之法、今正是时;亦常劝汝向于正法,闭塞诸恶开诸善门,于菩提中种诸善根,薄诸烦恼 渐解家系,如我所得,如是功德,汝亦当得。是故我今放舍身命,汝当欢喜不应忧苦,若我贪身不能为者,犹当苦言慰喻令作。况我今日能自开割,而汝反更遮固不听,譬如有人以草易毳服毒愈病。我亦如是,舍不坚牢身得坚牢身。」

时诸大臣,复作是言:「王今不应计是事得坚牢身。」时诸大臣,复作是言:「王今不应计是事也。所以者何?大王乃是臣等所依,王今此身一切共有,共有之法何得独为一婆罗门而欲放舍?舍此身已,财施之事云何能办?若不能办,受苦者众。王身虽一天下共之,云何今日独欲自在?譬如多人共一妙宝,有人独用岂得自在?王身今者,亦复如是。」

尔时,大王和颜悦色向诸大臣复作是言:「汝等先当起慈愍心观婆罗门,然后我当舍头施之。」尔时,大王告婆罗门:「汝小远去,听我慰喻诸臣民已,当相发遣。」时婆罗门即便小却。

尔时,大王告诸臣言:「汝不知我本日所愿常欲利益诸众生耶!我 已为汝所作成办,复当满此婆罗门愿。此婆罗门曾于往昔与我有怨,余报未毕常以系心,更无余缘可以偿之,要当舍头而令永毕。自我受身常行正法,今为此人亦行 正法。卿等速去。」唤婆罗门令还本处,作如是言:「汝无巧智不知时宜,于大众中求索我头,何故不于僻静之处而求索耶?我今为汝谏喻诸臣,令汝安隐得全性 命;设不谏者汝之身命何得全济?汝小远去至彼静处,须我发遣诸大臣已,我当就汝断头相施。」时,婆罗门闻王语已,即便远去。

尔时,大王遣诸臣已,即便至彼 语婆罗门言:「汝今若为我怨所遣索我头者,我亦于汝无雠嫌心。若自来索有何因缘?汝婆罗门应起慈心,设起慈心即当生天,怨心如火汝当速灭,瞋恚在心不见法 义,修忍之人除去瞋恚,瞋恚污心形不端正,犹如云雾障蔽净月。出家之人所应不生,生瞋恚者不得端正,犹如饮酒嗌气臭秽。」

婆罗门言:「汝今所说虽为妙善,而我麤犷何能信受?但施我头无更余言。我今闻汝所说虽善,闻已倍更增益瞋恚,犹如膏油投之猛火。」

时,王答言:「我从生来未曾劝人而为恶事,今此身者随汝自斫,是身可恶犹如粪坑实不爱之,但怜愍汝堕地狱耳。」

婆罗门言:「言地狱者为在何处?」

尔时,大王即起悲心,而作是言:「怪哉众生!咄哉世间!乃无一人修行善法为己利者。我虽种种劝谏是人,而其本心犹乐行恶,譬如苍蝇在蜜器中,有人拔出心犹乐着,以乐着故乃至丧命,是婆罗门亦复如是。」

时,婆罗门持一利刀,以鹿皮覆即便出之,捉王头发系之树上,以瞋恚心欲斩王头。刀误不及,斫断树枝;时婆罗门谓已斫,竟即生欢喜,以是菩萨及诸天神威德力故,乃至不见其王身首。

尔时,树神语婆罗门言:「何处当有婆罗门人,受畜利刀杀害人命,汝手云何不堕于地?地何不裂陷汝身耶?云何于此清净人边生是恶心?汝身所以不陷地者,赖是菩萨拥护汝故。」

时,婆罗门谓得真实断菩萨头,怨心得解即便还去,王亦还宫身安无损。菩萨摩诃萨,行檀波罗蜜时,能作如是,无所不舍。

菩萨本缘经卷中

[ ^ ]

菩萨本缘经卷下

僧伽斯那撰

吴月支优婆塞支谦字恭明译

兔品第六

 菩萨摩诃萨,  若堕于畜生,
 所行诸善法,  外道不能及。

如我曾闻:

菩萨往昔,曾为兔身,以其先世 余业因缘,虽受兔身,善于人语,言常至诚无有虚诳;智慧成就远离瞋恚,于人天中最为第一;慈悲熏心,调和软善,悉能消灭诸魔因缘;言行相副,真实无谄,杀 害之心永无复有;安住不动,如须弥山,与无量兔而为上首,常为诸兔,而说是言:「汝等不知堕恶道耶!是身可患。夫恶道者,地狱、畜生、饿鬼、阿修罗,如是等名为恶道,汝等今当至心谛听,堕恶道因缘,所谓十恶。

「我于往昔,曾闻诸仙分别开示,心亦思惟,今当为汝略解说之。四法根本多诸过患,所谓贪欲、瞋恚、愚痴、憍慢。因贪欲心行十恶者,堕于饿鬼;因瞋恚心行十恶者,堕于畜生;因愚痴心行十恶者,堕于地狱;因憍慢心行十恶者,堕阿修罗,因此四法所往之处,常受苦恼。

「汝等当观地狱中有猛火炽然、利刀[-+]剥,常为狗犬之所噉食,铁[*(/)]诸乌挑啄其目,灰河坏身犹如微尘,复为诸椎之所打碎,利斧刀剑截其手足,寒冷恶风吹襞其身。二山相拍身处其中。汝等当知,设我尽寿至百千世,解说如是地狱众生不能得尽,如是地狱有种种苦。

「汝今复当听饿鬼中种种诸苦,所谓饥渴所逼,身体干枯,于无量岁初,不曾闻浆水之名。乃至秽粪,求不能得,头发长利,缠绕其身,故令身中支节火然,遥望见水至则火坑,饥渴所逼往趣粪秽,复有恶鬼神持刀杖固遮,今说此事,倍令我心惊畏怖惧。

「阿修罗者,虽受五欲与天无 别,憍慢自高无谦下心,远善知识不信三宝,亦复不为善友所护,于世间中起颠倒想,虽见诸佛心无敬信,于上诸天常生恶心,系念伺求诸天过失。汝等当知憍慢之 结,多诸过咎无所利益。所以众生不成道果,无不由此憍慢炽盛,自是非彼讥刺呵责,世间众生以憍慢故,增长邪见,邪见因缘诽谤三宝。谤三宝故受阿修罗,阿修 罗中所受众苦,若为故欲尽说不可得尽。

「以愚痴因缘堕畜生中多受众 苦,受种种形、食种种食、种种语言行住不同。无足、二足、四足、多足水陆空行,牛、羊、驼、驴、猪、豚、鸡、狗、飞鸟、走兽,如是等辈,常为愚痴之所覆 蔽。常处盲冥无有智慧,各各相于起杀害想,互相怖畏犹如怨贼,常为猎师屠脍所杀,复为师子、虎狼、犲犬无量恶兽之所爴食。常堕坑、坎、罥、索罗网,生则负 重,死[-+]剥,驾犁挽车铁钩钩斲,羁拘执。常苦饥渴,口干舌燥,虽有所须口不能宣。稚小孤迸,远离父母,水草无量,常不充足,畜生恶报,世间现见,是故我今略为汝等而解说之。

「如我先业恶因缘故,受是兔 身,唯食水草恒多怖畏,是故汝等应修善法,善法因缘生天人中,虽人道中有诸苦恼剧于诸天,犹当发愿,愿生人中。譬如官法为犯罪者造作土窖,凡有三重:重罪 之人置在最下;中罪之人置之中间;罪极轻者置于上重。行恶业者,亦复如是,极重恶者堕于地狱,中品恶者受畜生身,最下品者生饿鬼中。远离如是三品恶已,得 生人中,生人中已,行善不善;行上善者,入于涅盘如己舍宅。」是时,兔王常为诸兔宣说如是善妙之言。

尔时,有一婆罗门种,厌世出家 修学仙法,不恼众生离欲去爱;和颜而言身无麤穬,饮水食果及诸根药;少欲知足修寂静行,长养发爪为梵行相。是时,仙人忽于一时遥闻兔王为兔说法,闻已心 悔,而作是言:「我今虽得生于人中,愚痴无智不如是兔,生在兔中晓了善法。譬如日光障蔽月光,我亦如是。虽生人中为彼畜生之所障蔽,彼虽畜生或是正法之 将、或是梵王大自在天,我今闻彼所说之法,心调柔和,譬如人热入清冷水。怪哉师子!多行恶业,受是兽身,云何复当杀如是兔?如是兔者,乃是纯善,形虽如是 乃能修行仙圣之法,虽生畜生,而能宣说善恶之相。我从本来无可咨禀尊敬之处,今得遇之甚善无量。」

是时仙人,即起合掌,往至兔 所。至兔所,已却坐一面,合掌向兔,而作是言:「汝是正法之身,将不受兔身,所有必定纯善之法,唯愿为我具足说之。我所修学长养须发、草衣、食果今实厌 之,譬如钻氷求酥是实难得,我亦如是。终身长发、草衣、食果,虽修苦行正法难得。我今虽得生于人中,受人形体,远善知识,修行恶法,如七叶华正可远瞻不中 亲近,我亦如是。修行恶法,有智之人,视之远去终不亲近,汝真梵王假受兔身。」

兔时答言:「大婆罗门!若我所言悦可汝心甚不爱也。所以者何?我久已离悭悋之结。往昔发心,便当涅盘,但为众生故,久住生死。」

时,婆罗门闻是语已,心生欢喜:「汝是大士,能为众生久处是中。」即便随逐经历多年,饮水噉果与兔无别。是时,世人多行恶法,以是因缘,令天炎旱,草木华果枯干不出,海池井泉诸水燋涸,其地所有林木蓬茹蒿草,土地人民收拾去尽。

时,婆罗门饥穷困苦,和颜向兔而作是言:「我今欲去,愿不见责。」

兔闻是已,即生念言:「今此大仙不乐此处,故欲相舍。」即前问言:「此处何过,有何相犯?大仙当观身服如是蒭草之衣,令心愁恼非所宜也,如婆罗门入淫女舍,甚非家法也。」

婆罗门言:「汝之所说实入我心,是处清净实无过患,诸兔自修亦不相犯。但我薄佑困乏饮食,是故俛仰欲相舍去。汝今当观一切众生,无不因食以活此身,汝之所说善妙法要,今虽远离,要当终身之心府不令忘失。汝复当知我心无慈,为秽食故,而相舍离。」

时兔答言:「汝所为者,盖是小事,云何乃欲相舍离去?」

婆罗门言:「我空饮水,已经多日,恐命不全,是故置宜欲相舍离。」

兔闻是已,念言:「善哉!是婆罗门,乃能为法饮水多日。」即便说言:「汝若去者,我则更无如是福田,唯愿仁者明受我请。虽知菩萨,于福田中心无分别,然施极苦饥渴众生其福最大;虽知二目是常所护,然当先救苦痛之处。汝今是我亲善知识,是我所尊有大功德,是故我今欲设微供。汝今当知,人有四种,施亦有四:所谓下者、下中下者、智者、智中智者。云何下者?施时发心求于诸有;下中下者:以畏怖故行于布施;智者:有恭敬心而行布施;智中智者:有大悲心而行布施。我今于是四施之中趣行一施,唯愿明旦必受我请。」

时,婆罗门即作是念:「此兔今日为何所见?见死鹿耶?或死兔乎?」心即欢喜然火诵呪。

是兔其夜多集干薪,告诸兔言:「汝等当知,是婆罗门,今欲舍我远去他家,我甚愁恼身体战栗。世 法如是无常别离,虚诳不实犹如幻化,合会有离犹如秋雨,有为之法有如是等无量过患,诸行如梦热时之炎,众生命尽无可还者。汝等今者,知世法如是而不能离, 是故汝等要当精勤坏三有乎!」尔时,兔王竟夜不眠,为诸兔众说法如是。夜既终已,清旦地了于薪聚边即便吹火,火然之后,语婆罗门言:「我昨请汝欲设微供, 今已具办,愿必食之。何以故?智人集财欲以布施,受者怜愍要必受用;若有凡人多畜财宝以施于人,此不为难。我今贫穷施乃为难,唯愿哀矜必定受之;我今深心清净启请,唯愿仁者必受不疑。」说是语已,复自慰喻:「我今为他受安乐故,自舍己身,无所贪惜大如毫厘。如是福报,愿诸众生证无上智。」自慰喻已,投身火坑。

时,婆罗门见是事已,心惊毛竖,即于火上而挽出之。无常之命,即便断灭,谛观心闷抱置膝上,对之呜唼并作是言:「爱法之士、慈愍大仙、调御船师!为利众生,舍身寿命,今何所至?我今敬礼为归依主。我处此山长发重担,虽经多年无所利益;我愿从今常相顶戴,愿汝功德具足成就;令我来世常为弟子。」说是语已,还持兔身,置之于地,头面作礼,复还抱捉犹如赤子,即共死兔俱投火坑。

尔时,释天知是事已,大设供养收骨起塔。菩萨摩诃萨,修行如是尸波罗蜜,不诳于世。

菩萨本缘经鹿品第七

 菩萨摩诃萨,  行大波罗蜜,
 乃至上怨中,  终不生恶心。

我昔曾闻:

菩萨往世堕在畜生,而为鹿身;两胁金色脊似琉璃,余身杂厕种别难名。蹄如车璩,角如金精,其身庄严如七宝藏。常行利益一切众生,所有善法具足成就;身色光炎如日初出,诸天敬重为立名字号——金色鹿。为无量鹿而作将导,而是鹿王多行慈悲,精进智慧具足无减,有大勇猛,善知人语,为调众生示受鹿身。

尔时,鹿王游于雪山,其山多有丛林、华果、流泉、浴池,若诸禽兽共相憎恶,生贼害心,以是菩萨威德力故,悉灭无余。在空寂处常教诸鹿,远离诸恶修行善法,告诸鹿言:「汝等当听!诸行之中,当观小恶犹如毒食,如是小恶,不当受之。当观小善,为亲友想,常应亲近,精勤受持。汝等诸鹿以身、口、意行诸恶故,堕畜生中不能修行所有善法,愚痴覆故受是畜身,经无量世难得解脱生死之中。欲 受乐者,要因正法而为根本,夫正法者,能护众生不堕恶趣。为度烦恼苦海之人而作桥梁,如人处崄要因机杖,亦如执炬覩见诸器。行正法者亦复如是,夫正法者最 可亲近不可破坏,能示众生无上大道。是能为受乐者,闻是法已能令喜心,心心不断行是法者心无所畏,是法能除一切诸恶。譬如良药疗治众病,以是因缘常应忆念 不令忘失,若忘失者此生空过,一切世间皆悉虚诳。唯有布施、忍辱、惭愧、智慧之法乃是真实,若能修行如是等法,是则名为具足正法。」为诸鸟兽常说是法,令 诸听者心离淫欲。当是时也,犹如贤圣远离诸恶不加侵害。

复于后时,与诸群鹿游止一河, 其水广大深无涯底,暴涨急疾多所漂没,坏诸山岸吹拔大树,一切鸟兽无敢近者。时有一人为水所漂,恐怖惶懅莫知所至,身力转微余命无几,举声大唤:「天神、 地祇,谁有慈悲能见救济?苦哉!我今与室家别,今日困悴,谁可归依?我昔曾闻,世有一鹿,修学仙法有大慈悲,唯是当能深见济拔。」

是时,鹿王在群鹿前闻如是声,即便惊视谁受苦厄,发如是言:「我闻是已,其心苦恼,如彼受苦等无差别。」寻告诸鹿:「汝当随意各自散去,吾欲观觅平整之处,自恣饮水以充渴乏。」诸鹿闻已,寻即四散。鹿 王即便寻声求之,见有一人为水所漂,复为木石之所橖触多受苦恼。鹿王见已,即作是念:「水急驶疾,假使大鱼亦不能度,我今身小力亦微末,竟知当能度是人 不?宁令我身与彼俱死,实不忍见彼独受苦。」复作是念:「若使是人在于陆地为象所困,可得为作方便救护,今在此水漂疾急速,我当云何而得救拔?我设入水不 能济者,一切闻知当见嗤笑,自知不能何故入水?我今虽有慈悲之心,身力微末恐不能办。我今要当倍加精进以不休息而往救之。」即作是言:「汝今不应生怖畏 心,我今入水犹如草木,假使身灭要当相救。」

是时,鹿王踊身投河至彼人所,即命溺人令坐其背。溺人即坐安隐无虑,犹如有人安坐榻席,其河多有木石之属,互相橖触身痛无赖。是时,鹿王担负溺人至死不放,劣乃得出至于彼岸。溺 人尔时即得救拔,安隐出已,即语鹿王:「我之父母所长养身,为已灭没,今之身命实是汝有。汝虽鹿王,身命相属,所可勅使唯垂告语。」尔时,鹿王告其人言: 「汝今且听,我于汝所不求功果,亦无有心生贡高想,我今不惜如是身命,但欲为他而作利益。汝今当知,我受兽身常处林野,自在随意求觅水草,虽不侵犯居民邑 落。然是我罪多诸怨憎,兼复怖畏师子、虎狼、诸恶走兽射猎之徒,无所归依无守护者。我虽鹿身杂色微妙,一切 世间悉无见者,以相救济唯汝见之,昔我立誓,若见苦厄要令度脱,人虽有力见苦不救,当知是人为无果报,如不种子不收果实。若念我者,当善摄口,知恩念恩贤 圣所赞;不知恩者现世恶名流布于外,复为智者之所呵责,将来之世多受恶报。知恩之人二世安隐,非施因缘而得自在,不修多闻具大智慧,虽无水浴清净无垢,离 诸香熏得无上香,离诸璎珞得真庄严,远离所依而得自护,虽无刀杖人无侵者。汝当知之,知恩之人所得功德说不可尽,不知恩者所得过患亦复无量,是故汝今应善 护口。」

尔时,溺人闻是语已,悲喜交集 涕泪横流,即礼鹿足,而作是言:「汝常说法示诸众生涅盘正道,汝如良医除断众生心热病苦,汝是世间第一慈父,是尊是导实贪随侍,朝夕禀受不欲远离经一念 顷,必当为恶无所堪任。我今设去虽有形体当相远离,而心未敢生舍离想也。」说是语已,寻便即路。鹿王望之,远不见已,即还本处众鹿之中。

是时,溺人既还家已,忘恩背义,破灭法炬自然其心,破伐法树乃殖毒林,心为恶器盛众怨毒,为现世利即至王所而白王言:「大王当知,臣近入山见有一鹿,身色微妙如七宝贯,在众鹿中而为上首。犹如满月处众星中,其皮杂色任覆御乘,臣知此鹿游住之处。」

时王闻已,心惊喜曰:「卿示吾处吾自往取。」溺人白王:「敬奉所勅。」王即严驾令在前导,千乘万骑随后而往。

是时,鹿王在众鹿中疲极而眠。尔时虚空多有众鸟,见王军马各相谓言:「是王必为金色鹿来。」 时有一乌即至鹿所啄鹿王耳,鹿王惊悟,心即念言:「此乌何缘来见觉之,从昔已来众乌等类,顾复围遶无敢近者,今日何故触犯我身。」鹿即起立,遥望王军,四 方云集已来近至,复作是念:「如是众乌,实无过咎,譬如有人所尊陷坠,以手牵拽岂是过耶!」复作是念:「是诸众生无慈悲心,世间所有师子、虎狼常是我怨, 闻我说法怨心即息。是人无理,得生人中忘恩背义,反于我所而生毒害,如妙香华置之死尸,实时可恶人不喜见。是人亦尔,为得现世少许乐分,舍离将来无量乐 报。」

尔时,鹿王即向诸鹿,而作是 言:「汝等莫愁,王今所以来至此者,正为我身不为汝也。我今虽能逃避远去,亦能坏碎彼之军众,要当毕命自往王所,若我如是,汝等便当东西波迸乃至丧命。是 故我今为汝等故,当往王所,但随我后莫生恐怖,当令汝等安隐无患。汝等当知,我若发心欲入涅盘即能得之,所以不取,正为汝等。我至王所设使丧命,但令汝等 安隐全济,吾无所恨。」作是语已,即至王所,溺人见已寻示王言:「所言鹿王此即是也。」作是言已,两手落地。

时王见已,即便下马,心惊毛竖,而作是言:「汝手云何断落如是?」即舍刀杖独往鹿所。鹿见王时心中愁恼,王作是念:「彼虽兽身非实鹿也,即是正法勇出之王。」

尔时,鹿王即白王言:「大王何缘放舍刀杖,身体流汗状似恐怖;若使于我生恐怖者,我是修慈终不相害,如月生火无有是处。」

时王闻已,心得安隐,即向鹿王,而作是言:「是人何缘两手落地?然如向言能施我等无所怖畏。云何是人直示汝身得如是报?汝向自言能施众生无所畏怖。云何乃令是人如是?若言不施,一切世间即当火然。」

是时,鹿王复白王言:「譬如有人犯官重罪,触恼无诤清净比丘,如是之人得大重罪,不知恩者,亦复如是得大重罪。王今当知,是人自作,自受其报,非我因缘。」

王即问言:「唯愿广说,我乐闻之。」鹿王答曰:「愿王问彼,不须我说。」

王即问人:「卿今何故二手落地?」是时溺人,即为其王广说本缘,王既闻已:「卿作是事已,云何当得不受报也?若有困厄依他人,乃至一念尚应报恩,况复多时受斯重恩,而不能报反生贼害,岂当不受如是报也。如人热时止息凉树,是人乃至不应侵损是树一叶,受恩不忘亦复如是。」

尔时,国王复向鹿王,长跪叉手而作是言:「我从今日常相归依。」

鹿王答曰:「审能尔者,敬受来意。」

王复言曰:「汝今受我,愿求何等。」

鹿王答曰:「若能于我生尊相者,今当谛听!我是兽身,唯赖水草以自存活,余无所求。大王当知,是人昔为水所漂困,无救护者余命无几,我于尔时犹能救之;王今若有慈悲之心,当视是人如赤子想。若视是人即视于我,是人愚痴无知可愍,命终之后必堕地狱,经无量岁备受众苦,是故应当于是人所生慈愍心。大王!譬如有人,多诸子息爱无偏党,然于病者心则偏重;菩萨亦尔,于恶众生偏生悲爱,以是众生怀恶法故。是故菩萨为诸众生发菩提心。」

尔时,大王复更敛容,而作是言:「汝今真是调御大师,护持正法、救济危厄、归依之处,能除众生一切畏者。是诸众生多行恶法身应陷地,所以不没,谅由大士护持故也。从今以往,施诸鹿群无所畏乐,我今终身愿为弟子,若汝来世成无上道,愿先济度。」于是国王说是语已,即告群臣:「举国人民自今为始,不得游猎杀害为业。」

菩萨摩诃萨行尸波罗蜜时,虽受兽身于诸怨憎,乃至不生一念恶心。

菩萨本缘经龙品第八

 菩萨摩诃萨,  处瞋犹持戒,
 况生于人中,  而当不坚持。

如我曾闻:

菩萨往昔,以恚因缘堕于龙中, 受三毒身:所谓气毒、见毒、触毒。其身杂色如七宝聚,光明自照不假日月,才貌长大气如韛风;其目照朗如双日出,常为无量诸龙所遶,自化其身而为人像,与诸 龙女共相娱乐。住毘陀山幽邃之处,多诸林木华果茂盛甚可爱乐,有诸池水八味具足,常在其中游止受乐,经历无量百千万岁。

时,金翅鸟为饮食故,乘空束身飞来欲取。当其来时,诸山碎坏,泉池枯涸。尔时,诸龙及诸龙女,见闻是事,心大恐怖,所服璎珞、华香、服饰,寻悉解落裂在其地。诸龙夫人恐怖堕泪,而作是言:「今此大怨,已来逼身,其[/]金 刚多所破坏,当如之何?」龙便答曰:「卿依我后。」时,诸妇女寻即相与,来依附龙,龙复念言:「今此妇女各生恐怖,我若不能作拥护者,何用如是殊大之身? 我今此身为诸龙王,若不能护何用王为?行正法者悉舍身命以拥护他,是金翅鸟之王有大威德。其力难堪除我一身余无能御,我今要当舍其身命以救诸龙。」

尔时,龙王语金翅鸟:「汝金翅 鸟,小复留神听我所说。汝于我所常生怨害,然我于汝都无恶心,我以宿业受是大身禀得三毒,虽有是力未曾于他而生恶心。我今自忖审其气力,足能与汝共相抗 御,亦能远炎大火投干草木,五谷临熟遇天恶雹,或变大身遮蔽日月,或变小身入藕丝孔,亦坏大地作于江海,亦震山岳能令动摇,亦能避走远去令汝不见我。今所 以不委去者,多有诸龙来依附我,所以不与汝战诤者,由我于汝不生恶故。」

金翅鸟言:「我与汝怨,何故于我不生恶心?」

龙王答言:「我虽兽身善解业报,审知少恶报逐不置,犹如形影不相舍离。我今与汝所以俱生如是恶家,悉由先世集恶业故,我今常于汝所生慈愍心,汝应深思如来所说:

「『非以怨心,  能息怨憎,
  唯以忍辱,  然后乃灭。』

「譬如大火投之干薪,其炎转更倍常增多,以瞋报瞋,亦复如是。」

时,金翅鸟闻是语已,怨心即息,复向龙王说如是言:「我今于汝常生怨心,然汝于我乃生慈心。」

龙王答言:「我先与汝俱受佛语,我常忆持抱在心怀,而汝忘失了不忆念。」

金翅鸟言:「唯愿仁者为我和上,善为我说无上之法,我从今始惠施一切诸龙无畏。」说是语已,即舍龙宫,还本住处。

尔时,龙王遣金翅鸟还本处已, 慰喻诸龙及诸妇女:「汝见金翅生怖畏不?其余众生覩见汝时,亦复如是生大怖畏。如汝诸龙爱惜身命,一切众生,亦复如是。当观自身以喻彼身,是故应生大慈之 心,以我修集慈心因缘故,令怨憎还其本处,流转生死所可恃怙无过慈心。夫慈心者,除重烦恼之妙药也,慈是无量生死饥饿之妙食也。我等往昔以失慈心故,今来 堕此畜生之中,若以修慈为门户者,一切烦恼不能得入,生天人中及正解脱,慈为良乘更无过者。」诸龙妇女闻是语已,远离恚毒修集慈心。

尔时,龙王自见同辈,悉修慈心欢喜自庆:「善哉!我今所作已办,我虽业因生畜生中,而得修行大士之业。」

尔时,龙王复向诸龙,而作是 言:「已为汝等作善事竟,为已示汝正真之道,复为汝等然正法炬、闭诸恶道、开人天路,汝已除弃无量恶毒以上甘露,补置其处欲请一事。汝等当知于十二月前十 五日,阎浮提人以八戒水洗浴其身,心作清净为人天道而作资粮,远离憍慢、贡高、贪欲、瞋恚、愚痴,我亦如是,欲效彼人受八戒斋法。汝当知之,若能受持如是 八戒,虽无妙服而能得洗浴、虽无墙壁能遮怨贼、虽无父母而有贵姓,离诸璎珞身自庄严、虽无珍宝巨富无量、虽无车马亦名大乘,不依桥津而度恶道,受八戒者功 德如是。汝今当知,吾于处处常受持之。」

诸龙各言:「云何名为八戒斋法?」

龙王答言:「八戒斋者:一者、不杀;二者、不盗;三者、不淫;四者、不妄语;五者、不饮酒;六者、不坐卧高广床上;七者、不着香华、璎珞以香涂身;八者、不作倡伎乐不往观听;如是八事庄严不过中食,是则名为八戒斋法。」

诸龙问言:「我等若当离王少时,命不得存,今欲增长无上正法,炽然法灯请奉所勅。佛法之益无处不可,何故不于此中受持?亦曾闻有在家之人,得修善法,若在家中行善法者,亦得增长,何必要当求于静处?」

龙王答言:「欲处诸欲心无暂停,见诸妙色则发过去爱欲之心。譬如湿地雨易成泥,见诸妙色发过去欲心,亦复如是。若住深山则不见色,若不见色则欲心不发。」

诸龙问言:「若处深山则得增长,是正法者当随意行。」

尔时,龙王即将诸龙至寂静处,远离淫欲瞋恚之心。于诸众生增修大慈,具足忍辱以自庄严;开菩提道自受八戒,清净持斋经历多日,断食身羸,甚大饥渴疲极眠睡。龙王修行如是八戒具足忍辱,于诸众生心无害想。

时,有恶人至龙住处,龙眠睡中闻有行声,即便惊寤。时,诸恶人见已,心惊喜相谓曰:「是何宝聚从地涌出。」

龙见诸人心即生念:「我为修德来至此间,而此山间复有恶逆破修德者,若令彼人见我真形则当怖死,怖死之后我则毁坏修行正法。我于往昔,以瞋因缘受是龙身,三毒具足气见触毒如是。诸人今来至此,必贪我身断绝寿命。」

时,诸恶人复相谓曰:「我等入山经历多年求觅财利,未曾得见如是龙身,文彩庄严悦可人目,剥取其皮以献我王者,可得重赏。」时,诸恶人寻以利刀,剥取其皮。

龙王尔时,心常利乐一切世间,即于是人生慈愍想,以行慈故三毒即灭。复自劝喻慰沃其心:「汝今不应念惜此身,汝虽复欲多年拥护,而对至时不可得免。如是诸人今为我身贪其赏货当堕地狱,我宁自死终不令彼现身受苦。」

诸人寻前执刀[-+]剥,龙复思惟:「若人无罪,有人支解,默受不报不生怨结,当知是人为大正士。若于父母,兄弟,妻子生默忍者,此不足贵。若于怨中生默受心,此乃为贵。是故我今为众生故,应当默然而忍受之,若我于彼生忍受者,乃为真伴我之知识。是故我今应于是人生父母想,我于往昔,虽无量世故舍身命,初未曾得为一众生。彼人若念剥此皮已,当得无量珍宝重货,愿我来世常与是人无量法财。」

尔时,龙王既被剥已,遍体血出苦痛难忍,举身战动不能自持。尔时,多有无量小虫,闻其血香悉来集聚唼食其肉,龙王复念:「今此小虫,食我身者,愿于来世当与法食。」

菩萨摩诃萨,行尸波罗蜜时,乃至剥皮食肉都不生怨,况复余处也。

菩萨本缘经卷下

back_to_top.png

 

【经文信息】大正藏第 03 No. 0153 菩萨本缘经
【版本记录】CBETA 电子佛典 Rev. 1.24 (Big5),完成日期:2009/05/22
【编辑说明】本数据库由中华电子佛典协会(CBETA)依大正藏所编辑
【原始数据】萧镇国大德提供,维习安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Jasmine 提供新式标点
【其他事项】本数据库可自由免费流通,详细内容请参阅【中华电子佛典协会数据库版权宣告


 

 

 

[ HOME | 中文主頁 | 經典 | ENGLISH | SUTRA | CHỬ VIỆT | KINH ĐIỂN | GALLERY | CONTAC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