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經典      咒典      相片      聯絡
 
No. 866 [cf. Nos. 865, 882]

金剛頂瑜伽中略出念誦經卷第一

大唐南印度三藏金剛智譯

 為利諸眾生  令得三身故
 身口意相應  歸命禮三寶
 金剛身口意  遍滿三界者
 能為自在主  演說金剛界
 我盡稽首禮  雄猛阿閦鞞
 降伏諸魔者  彼寶現最勝
 及禮如理法  歸命阿彌陀
 成就不空者  於金剛薩埵
 利益眾生者  歸命虛空藏
 能授灌頂者  依護大觀音
 從瑜伽生者  祕毘首羯磨
 至心我盡禮

我今於百千頌中。金剛頂大瑜伽教王中。為修瑜伽者。成就瑜伽法故。略說一切如來所攝真實最勝祕密之法。凡欲修行者。有具智慧者。明了於三摩耶真實呪法。於諸壇場中。從尊者阿闍梨受灌頂已。清潔其身。無所畏懼深大牢強。善調心勇志不怯弱。恭敬尊重眾所樂見。哀愍一切常行捨施。住菩薩戒樂菩提心。具如是功德者。應依於師教勤修供養。三摩耶應當守護無令退失。於金剛阿闍梨不得生輕慢。於諸同學不為惡友。於諸有情起大慈悲。於菩提心永不厭離。於一切壇法中。具足種種智慧功德者。許入念誦設護摩受灌頂等法。於此金剛界大壇場。說引入金剛弟子法。其中且入壇者。為盡一切眾生界。救護利樂。作最上所成事故。於此大壇場。應入者不應簡擇器非器。所以者何。世尊或有眾生造大罪者。是等見此金剛界大壇場已。及有入者。一切罪障皆得遠離。世尊復有眾生。耽著一切資財飲食欲樂。厭惡三摩耶不勤於供養。是彼人等於壇場。隨意作事得入者。一切所求皆得圓滿世尊或有眾生。為樂妓樂歌舞飲食。隨意所行故。為不了知一切如來大乘。無問法故。入於餘外道天神廟壇中。為成就一切所求故。至於一切如來部壇場戒。攝取眾生事。能生無上愛喜者。怕怖畏故不入是彼等入住惡趣壇場道者。亦堪入於金剛界大壇場。為獲一切喜樂最上成就。得意悅安樂故。及為退一切惡趣。所入道門故。於禪解脫等地勤修苦行。亦為彼等。於此金剛界大壇場。纔入亦得。不難得一切如來真實法。何況諸餘所成。若有諸餘求請阿闍梨。或阿闍梨。見於餘人堪為法器離於過失。廣大勝解心行敦德。具足信心利樂於他。見如是類已。雖不求請應自呼取告之。善男子於大乘祕密行之儀式。當為汝說。於大乘教中汝是善器。若有過去應正等覺。及以未來現在依護者。所住世間為利益者。彼皆為了此祕法故。於菩提樹下獲得最勝無相一切智勇猛釋師子。由獲得祕密瑜伽故。推破大魔軍驚怖嬈人者。是故善男子。為得一切智故。於彼應作正念。持誦者如是多種。喜利彼已心生愍念。的知堪為弟子。應當為彼善遍開示常念誦時作法事處。諸山具花果者。清淨悅意池沼河邊。一切諸佛之所稱讚。或在寺內或阿蘭若。或於山泉間。或有寂靜逈處淨洗浴處。離諸難處離諸音聲憒鬧之處。或於意所樂處。於彼應當念誦。

凡修瑜伽者初從臥起。即結發悟一切佛大契誦此密語。

唵 跋折囉 底瑟咤

其契以止觀二羽。各作金剛拳。以檀慧度二相鉤。進力二度仰相拄。直申如針。以契自心上。誦前密語三遍。即念諸佛從三昧覺悟。應當觀察一切諸法猶如影像。即思惟此偈義。

 諸法如影像  清淨無濁穢
 無取無可說  因業之所生
 如是了此法  離自性無依
 利無量眾生  是如來意生

即從坐起欲行。即誦此密語。

跋折羅 鞞伽

若止住處。即誦此密語。

底瑟咤 跋折羅

若欲共人語。即想舌上有[口*藍]字。即誦此密語。

[口*藍]網(亡可反)囉 跋折囉婆沙

若洗面時。誦此密語曰。

唵 跋折囉 囉伽 邏伽耶 企藍壤(人者反)嗟(七我反)婆含(二合)跋折羅都使野(二合)護(引)

每一遍誦密語輒用水洗面。如是乃至七度誦七洗。即得一切如來之所顧視。若諸魔等有暴惡者。於此人所皆生歡喜。亦可以密語加持水七遍用之。若欲嚼楊枝時。應先誦一切如來金剛微笑密語七遍已嚼之。此能破一切煩惱及隨煩惱。密語曰。

唵 跋折囉 賀娑訶(上)

結契法。以觀羽作金剛拳已嚼之。

若欲便轉即作甲冑契莊嚴己身。即誦此密語。

唵 砧(吒簪反)

以此密語擁護己身其契法。以止觀二羽各結金剛拳。申進力度。於力度頭想唵字。於進度頭想砧字。於其心上結。以進力度三相繞之如繫甲狀。又移置背。復至臍腰。繞膝。咽喉項推額前項後。皆三繞如繫甲狀。即便垂下。從檀慧度次第解散。猶如天衣至心即止。若欲洗淨時。即以止羽作金剛拳。竪申力度。結此契已誦吽字。先取受用土。夫持誦者求勝善事。多被惡魔障閡常伺其便。或在便轉處或諸穢惡處皆為其害。應以密語結契等加護。勿令得便。欲入廁時。即想己身為[口*藍]字。左右想吽字。又想其身金剛火齒具有光焰。即誦密語。

唵 跋折囉 娜羅 摩訶努多濕嚩 (無可切)邏耶薩婆含(二合)婆悉弭句嚧薩婆努瑟詀(引)吽發

其契法以。止羽結瞋金剛拳。於彼應作怒眼。竪眉瞋貌惡瞻視。置於頂上及兩肩心喉。即一切三界惡皆得消除。又誦此密語曰。

唵 句嚧涅哩瑟致(上)奚(形伊反引)吽發

此密語及契。於一切處護身能遠離諸惡。次於廁事了。出洗淨訖已應結契誦密語。以金剛水善漱口。密語曰。

唵跋折羅娜伽(上)吒

其契。以觀羽結金剛拳。申願方便慧等三度。即應漱口。漱訖已便當洗浴。

夫洗浴法有四種。每日隨意如法修行。一者住三律儀。二發露勸請。三者以契供養。四者以水洗浴。此四種法智者應行。若入水中應想天歡喜池。於其池中想。即以鑁字想如來部。以吽字想金剛部。以怛囉(二合)字想寶部。以纈唎(二合)字想蓮華部。以婀字想羯磨部。如是作已又想。自所念誦密語天。住於本部。次想如來最上輪壇在於水中。并念想五部在輪壇上。以密語契等加淨彼水。洗浴事畢。即以兩手掬清淨香水。誦所持密語加之。以供養一切諸佛諸大菩薩摩訶薩及本天等。既供養已即想彼輪盡入己身。想已如法出水住立岸邊。以頭冠等契莊嚴其身。以觀羽金剛手光焰執跋折囉。以止羽執金剛光明磬。披微細繒綵綺服天衣。口含白豆蔲嚼龍腦香令口氣香。以專注心於其中間起大慈悲。不瞋恚不愛染。不顧視穢惡及一切旃茶羅等。即想行步履八葉蓮華。及出現三世供具。於自所持明。想最上廣大供養。又思惟自所持密語真性深理。應往道場。欲入時復先以如上法誦密語。加水洗足嗽口訖已。從發初所結止羽金剛拳不散。置於心上。開門時即誦吽字密語。作瞋怒眼辟除一切障礙已。然後以尊重心住正念。禮十方諸佛及諸菩薩摩訶薩。於一切法得自在勝慧境界者。以五體投地敬禮已。次以雙膝胡跪。懺一切罪及勸請隨喜發願迴向功德等。任力所能言之已敬禮。次從坐起復以右膝著地。即結金剛持大契。誦此密語。

唵 跋折羅 物(文一反)

其契法。以止羽覆於下。觀羽仰於上。背相合舒。以定慧檀智等度互相叉之。誦此密語及結大契。能令諸佛歡喜。即得供養尊重禮拜一切如來及金剛薩埵等。

次於一切如來及諸菩薩所。奉獻己身。先於四方以此妙法。全身著地合掌舒手各禮一拜。初於東方誦此密語禮拜。

唵 薩婆怛他揭多(一切如來)布儒(開口呼供養也)婆薩他娜耶(承事也)阿答摩南(己身也)涅哩耶多(奉獻也)夜彌(我今也)薩婆怛他揭多拔折羅薩埵阿地瑟咤(守護)薩網(無可反)摩含(二合於我)吽

論曰梵存初後二字。餘方例此。為供養承事一切如來故。我今奉獻己身。願一切如來金剛薩埵加護於我。

又如上金剛合掌置於心上。向南方以額禮拜。即誦密語曰。

唵 薩婆怛他揭多 布穰(而佉反供養也)毘曬迦耶(為灌頂故)阿答摩南(己身)涅理耶多(奉獻也)耶冥(我今也)薩婆怛他揭多跋折羅阿羅怛那(寶也)毘詵者摩含(二合願與我灌頂也)怛羅(二合重呼之)

論曰為供養一切如來灌頂故。我今奉獻己身。願一切如來與我金剛寶灌頂。

又以金剛合掌置於頭上。以口脣著地。向西方禮拜即誦密語。

唵 薩婆怛他揭多布穰(而佉反)鉢囉末多那耶(轉也)阿答摩南涅哩夜多耶冥薩婆怛他揭多 跋折羅達摩(法也)鉢羅伐多耶摩含(二合願為我轉金剛法也)奚哩(引二合)

論曰為展轉供養一切如來故。奉獻己身。願一切如來為我轉金剛法輪。

又以金剛合掌從頭下置於心上。以頂向北方禮拜誦此密語。

唵 薩婆怛他揭多布穰羯磨尼阿答摩南涅哩耶多夜弭薩婆怛他揭多跋折羅羯磨句嚧(二合為我作事業也)摩含(二合)婀(引)

論曰為供養一切如來事業故。奉獻己身。願一切如來。為我作金剛事業。於四方如上法禮拜已。次隨其欲為除災害增益降伏阿毘遮囉等事差別。各依本方結坐。若欲為除災者面向北方。應以結薩結跏坐而坐(謂補竪膝交脚坐是也)以慈悲眼分明稱密語。不急不緩。以正念憶持而起首念誦。慈悲眼者。如須彌盧及曼陀羅山堅固不移。其眼不眴是名慈悲眼也。能除諸惡鬼神及諸瘧病。即說密語。

唵 涅哩茶涅哩瑟致(上)怛唎(二合)吒(半呼之)

若為增益者應面向東方。結蓮花座而坐結跏趺也。以金剛眼顧視。復以金剛語言。而起首念誦。金剛顧視者。謂以愛重心歡悅之眼。以此瞻視皆蒙隨順。即說密語。

唵 跋折羅 涅哩瑟底末咤

若欲降伏者應面向西結賢座而坐(並脚蹲坐臀不著地是也)即以明目而降伏之(明目者踴動數眴眼[耳*妾]是也)以此眼視者皆得降伏。即說密語。

唵 涅哩瑟致(上)耶俱翅穰(而佉反)

若為阿毘遮羅者應面向南。以鉢喇多里荼立(右脚正立。敘引左脚。如世丁字。曲身倚立身。是也)或以嗢俱吒坐(以右脚踏左脚上。蹲臀不著地。是也)作瞋怒眼舉眉斜目。以此瞻視者。諸惡鬼神皆為摧滅。以瞋意怒眼而誦。即說密語曰。

唵 句嚧陀涅哩瑟底(丁以反)奚(丁以反)吽發

凡以瞋語音誦密語者。謂如雲蔭稱吽字。以瞋語誦降伏密語。即加吽發二字。皆須音旨分明。誦密語者。如發字是也。以瞋相作色。威怒分明誦之。若或結如來坐(全結加也)或結大菩薩坐(半結跏也)為一切眾生淨治故。欲求清淨住於正念者。以心存念而誦此密語。

唵 薩網(亡可反)婆縛(亡何反自性也)述馱薩婆達磨(一切法也)薩網婆嚩(亡何反)述(輸律反)度含(我亦清淨)

論曰梵存初字。以一切法自性清淨。我亦自性清淨。誦此密語已復以心念。是諸眾生無始流浪生死。由慳貪垢穢黑闇所覆眼目不開。為除滅慳貪障礙故。令成就世間出世間諸悉地。已作是思惟訖即誦此密語。

唵 薩婆怛他揭多 餉悉陀 薩婆薩埵南 薩婆悉陀耶(一切成就也)三跛睍(奴見反)談(引)怛他揭多遏地底瑟咤憺

論曰梵存初字。一切如來所共稱讚。為一切眾生一切悉地願皆成就。凡所障礙皆從心起。由往昔串習慳貪力故。為除滅障礙故。應當憶念菩提之心。修瑜伽者須臾作是思惟已應當觀察。世間由暴惡怖畏妄想所攝。貪愛希望迷亂心行。為彼瞋火所焚。身常遊行癡迷闇中。沈溺其心愛染泥中。以為虛妄憍慢昏酒常醉。止住邪見生死宅中。不遇善知識最上甘露味。由自所作種種妄想工巧所成無量差別。見諸眾生無明垢重所覆。見如斯過無有依護。應當哀愍於彼。既生哀愍心已。與無量眾生為救度故。若持誦者。應當現前作阿婆頗那伽三摩地。次說入三摩地法。若欲入定者。不應動身及諸支體。脣齒俱合兩目似合。於佛像前應先思惟。當欲入定作是思惟。諸佛遍滿虛空。猶如大地油麻津膩滿中。於其身心嚴飾亦然。作是念訖。即結三摩耶等契。即於己舌心身手中想吽字。即想其字變為金剛。復想於右眼中想 摩字。於左眼中想吒(半音呼)又想摩字變為。月吒字變為。日即以金剛所成。眼應瞻仰一切。佛由此法瞻視者。得一切佛之所稱讚。誦此密語。

唵 跋折囉末吒

即以如上說金剛眼瞻視。并誦此密語訖。即得應降伏者皆常隨順。及有暴惡眾生一切障礙毘那夜迦。由金剛法瞻視故。彼當消滅。次結三摩耶契。法令止觀羽堅牢已。以諸度初分相交是名金剛合掌。置於頂。二羽本分心喉。為加持己身故。誦密語已次第置之密語曰。

唵 跋折囉 若哩

復次其金剛合掌契。盡諸度本分加背。極牢結已。號為金剛嚩契。復置契於心上。誦此密語。

跋折囉 盤陀(縛也)

又復結金剛嚩契已。竪忍願二度為針。置於心上即誦密語。

三摩耶 薩埵

此是發悟一切諸佛及諸弟子等密語契。次以其契針屈入掌中。以智定檀慧度竪如針。此名極喜三摩耶契。即誦密語。

三摩耶護

復次結金剛縛已置於心上。想自心上有怛喇字吒字為心門戶。掣金剛嚩契時想如開智門。即三遍誦密語三度掣之密語曰。

唵 跋折囉伴陀(開義也)怛喇(二合)吒(上半呼之)

既於心開智門。即想門內有大殿。又想面前有婀字遍照光明。為生菩提心具大智故。令入己心殿中。即以正定意結金剛召入契。及結三摩耶契。結召入契法結金剛縛契已。以智定二度屈入掌中。是名金剛召入契。結契時即誦密語。

唵 跋折囉 吠奢(召入也)婀(短呼也)

由此修行。瑜伽者即得生金剛召入智。此智慧能了過去未來現在一切所作之事。皆悉悟解未曾聞百千般契經。其文字義皆得現前。次准上。復結金剛嚩契已。及智定二度屈入掌中。以進力度置智定度背上。是名金剛拳三摩耶契。結此契時而誦此密語。

唵 跋折囉 慕瑟致(上)鑁(亡凡反)

如上所說以婀字置於心中者。以鑁字常閉心殿門戶此密語是一切如來金剛身語意。能執持故名金剛拳契。解此契訖。次即以止羽腕上置觀羽。以檀慧度相鉤。竪進力度作喝相貌。是名三界威力決勝契。亦名大力契。欲結此契。先應三遍稱吽字結之。似雲陰雷聲。取密語最後稱一吽發字。即說此密語。

唵 蘇母婆(二合)儞蘇 母婆(二合)吽(重呼)訖哩呵拏(二合)訖哩呵拏(二合)吽訖里呵拏。波耶吽。阿那耶胡(引)薄伽梵 跋折囉吽(短聲)發

此契於頭上右旋三匝。若有諸魔作障礙者。見此契已皆悉遠離。復得一切處擁護己身。又以此契觸諸燈香花飲食等。一一皆稱吽字。隨觸隨得清淨。復次金剛縛牢結已。雙大母指及二小指竪合為針。是名金剛蓮華三摩耶契。結此契時而誦密語。

唵 跋折囉 鉢頭摩 三摩耶薩埵鑁(三合)

以此印置於口上誦真言者即。於蓮花部中得為勝上。次復以上勝智觀察。內外皆無所有。復觀三世等同虛空。又想琰字為黑色境持地風輪界。復想劍字為圍輪山以勝寶所飾。又於虛空想鑁字。為毘盧遮那佛。由具慈悲流注乳兩邊。輪圍山便成甘露大海。於其海中復想般喇字以為龜形。其龜由如金色。身之廣大無量由旬。復於龜背上想奚哩(二合)字其字變為赤色赤光蓮花悅意殊妙。其花三層。層有八葉臺蘂具足。於其臺上想波羅(二合)吽劍等三字。以為須彌山。其山眾寶所成而有八角。於山頂上又想鑁吽多囉(二合)奚哩(二合)惡(重呼之)等五字。以為大殿。其殿四角正等具足四門。其門左右有吉祥幢。軒楯周環四重階道。於其殿上有五樓閣。懸雜繒綵珠網花鬘而為莊飾。於彼殿外四角之上及諸門角。以金剛寶之所嚴飾。想其外院復用種種雜寶鈴鐸映蔽日月。懸珠瓔珞以為嚴飾。復於其外無量劫波樹行列。復想諸天美妙音聲歌詠樂音。諸阿修羅莫呼落伽王等。以金剛舞之所娛樂。於彼殿內有曼茶羅。於中以八金剛柱而為莊飾。於如來部輪中想三種子字。中央想心字。其字左右想阿(引聲)字。以其三字成就天之微妙四面方等師子之座又於金剛部中種子字。三字之中想俄(重聲)字。於其左右想吽字。以其三種子字所成金剛部。以象為座又於寶部中想三種子字。於其中央想麼(重聲)字。左右想怛囉字。以其三種子字所成寶部之中。以馬為座。

又蓮花部有三種子字。於其中央想摩含(二合)字。左右想頡唎異(三合)以此三種子字所成蓮花部中。以孔雀為座。又羯磨部中有三種子字。於其中央想劍字。左右想阿(短)字。以其三種子字所成羯磨部中。想迦樓羅為座。既想如上諸部座已。次想一切如來及十六大菩薩并四波羅蜜。施設四種內供養四種外供養。又為守四門。四菩薩隨方安置。又如上所說。諸佛及大菩薩守門菩薩等。各各以本三摩地。各各自心。及隨己記印相貌如下所說皆想從毘盧遮那佛身中出現。又想四面毘盧遮那佛。以諸如來真實所持之身。及以如上所說一切如來師子之座而坐。其上毘盧遮那。示久成等正覺。一切如來以普賢為心。復用一切如來虛空所成大摩尼寶。以為灌頂。復獲得一切如來觀自在法智究竟波羅蜜。又一切如來毘首羯磨。不空離障礙教令。所作已畢所求圓滿。於其東方如上所說象座。想阿閦鞞佛而坐其上。於其南方如上所說馬座。想寶生佛而坐其上。於其西方如上所說孔雀座。想阿彌陀佛而坐其上。於其北方如上所說迦樓羅座。想不空成就佛而坐其上各於座上又想滿月形。復於此上想蓮華座。每一一蓮花座上佛坐其中。

爾時金剛界如來。以持一切如來身以為同體。一切如來普賢摩訶菩提薩埵三摩耶所生名攝一切薩埵名金剛加持三摩地入已此一切如來大乘阿毘三摩耶心。名一切如來心。從自身心而出即說密語曰。

跋折囉 薩埵

纔說此密語時。從一切如來心。即是彼世尊。以為普賢月輪。出以淨治一切眾生摩訶菩提心已。各住於一切如來方面。於彼諸月輪中。而出一切如來。金剛智已。皆入毘盧遮那如來心中。以其普賢故及堅牢故。從金剛薩埵三摩地中以一切如來神力。以為同一密體。遍滿虛空界量。具足光明以為五頂。以一切如來金剛身口意所成五股跋折囉。即成就已。又從一切如來心出。置於右掌中。爾時復從跋折囉。出種種色相。光明照曜遍滿一切世界。又想於諸光明峯上。一切世界微塵等如來出現。既出現已。盡遍法界滿虛空中。及一切世界周流海雲。於一切如來平等性智神通。現成等正覺。能令發一切如來大菩提心。成就普賢種種行相。亦能奉事一切如來。眷屬能令趣向大菩提場。復能摧伏一切諸魔。悟一切平等性。證大菩提轉正法輪。乃至救護一切世界眾生。成就一切如來神通智最上悉地等。現一切如來神變已。為普賢故。復為金剛薩埵三摩地極堅牢故。同一密體。成普賢大菩薩身已。住於毘盧遮那佛心。而高聲唱是言奇哉曰。

 我是普賢  堅固薩埵  雖非身相
 自然出現  以堅牢固  為薩埵身

爾時普賢大菩薩身。從佛心出已。於一切如來前。依於月輪復請教示。爾時世尊毘盧遮那。入一切如來智三摩耶金剛三摩地已。現一切如來戶羅三摩地。慧解脫知見。轉正法輪展轉利益眾生。大方便力精進大智三摩耶。盡遍一切眾生界。救護一切。為自在主。一切安樂悅意受用故。乃至一切如來平等性智神通摩訶衍那。阿毘三摩耶。剋果成就最上悉地故。一切如來以此悉地跋折囉。為彼普賢大菩薩應以一切如來轉輪位。故以一切如來身寶冠繒綵而灌頂之。既灌頂已而授與之。爾時諸如來。以彼執金剛之名灌頂故。便號為執金剛。是時執金剛菩薩。屈其左臂現威猛力士相。右手執跋折囉。向外抽擲弄而執之。高聲作是言曰。

 此跋折囉  是諸如來  無上悉地
 我是金剛  授與我手  以我金剛
 執持金剛

此是金剛薩埵三摩地一切如來菩提心智第一。

爾時世尊毘盧遮那。復入不空王大菩薩三摩耶。出生加持薩埵金剛三摩地已。從自心而出召請一切如來三摩耶。名一切如來心。即說呪曰。

拔折囉 囉穰(而伽反上)

纔說此密語時。於一切如來心中。則彼執金剛菩薩。以為一切如來之大鉤。出已便即於世尊毘盧遮那掌中而住。爾時從彼大鉤身中。出現一切世界微塵等如來。既出現已。鉤召請入一切如來等事。及一切佛神變作已。由不空王故。及由金剛薩埵堅牢故。同一密合。以為不空王大菩薩身。成就已。住於世尊毘盧遮那佛心。而高聲唱言奇哉曰。

 我是不空王  從彼金剛生
 以為大鉤召  諸佛成就故
 能遍一切處  鉤召諸如來

時彼不空王菩薩。從佛心出已。便依於諸如來右邊月輪復請教示。

爾時世尊。入一切如來鉤召金剛三摩耶三摩地已。為一切如來鉤召三摩耶。盡遍眾生界。一切攝召。一切如來為一切安樂悅意受用故。乃至為得一切如來三摩耶智所持。增上悉地成就故。即於彼不空王大菩薩。如上於雙手而授之。爾時一切如來。以金剛鉤召名號。而灌頂之。是時金剛鉤召菩薩。以彼金剛鉤鉤召一切如來已。而高聲唱言曰。

 我是諸如來  無上金剛智
 能成就佛事  最上鉤召者

此是不空王大菩薩三摩耶一切如來鉤召智第二。

爾時世尊。復入摩羅大菩薩三摩耶。出生加持薩埵金剛三摩地已。即從己身。出一切如來奉事三摩耶。名一切如來心。即說密語。

跋折囉 囉伽

纔說此呪時。從一切如來心中。即彼世尊執金剛。以為一切如來花器仗。既出已同一密體。入於世尊毘盧遮那佛心中。於彼便以為金剛弓箭身。而住於掌中。即從彼金剛箭身。一切世界微塵等如來身出現已。為作一切如來奉事等。及一切如來神變。作已由至極殺故。復由金剛薩埵三摩地極堅牢故。同一密合。以為成就摩羅大菩薩身已。即住於世尊毘盧遮那佛心中。住已而高聲唱是言奇哉曰。

 我自性清淨  能以染愛事
 奉事於如來  以離染清淨
 染故能調伏

爾時彼摩羅大菩薩身。即從毘盧遮那佛心而下。於一切如來左邊月輪中。而住已復請教示。

爾時世尊。入一切如來愛染奉事三摩地加持金剛。既入定已。一切如來摩蘭拏金剛三摩耶。盡遍眾生界喜愛。一切安樂悅意受用。乃至一切如來摩羅業最勝悉地獲果故。彼金剛箭為彼摩羅大菩薩。如上雙手而授之。是時一切如來。皆號彼為金剛弓。以金剛弓名而灌頂之。爾時金剛弓菩薩摩訶薩。以其金剛箭殺一切如來時。即以高聲唱如是言曰。

 此是一切佛  離垢愛染智
 以染害離染  一切受安樂

此是金剛弓大菩薩三摩地奉事一切如來智第三。

爾時世尊復入歡喜王摩訶薩埵三摩耶。所生薩埵加持金剛三摩地已。從自身心而出一切如來歡喜。名一切如來心即說密語。

跋折囉 娑度

纔說此呪時。從一切如來心。即彼執金剛以為一切如來善哉想已。同一密合。便入毘盧遮那如來心。既入心已。而為金剛歡喜體。住於雙手掌中。爾時從彼金剛歡喜體中。出現一切世界微塵數等如來身。既出現已。作一切如來善哉等事。一切如來神變已作。以極歡悅故。復以金剛薩埵三摩地。極堅牢故。同一密合。便成歡喜王摩訶薩身。住於毘盧遮那如來心。而高聲唱如是言奇哉曰。

 我是最勝  一切智者  所共稱說
 若諸妄想  分別斷除  聞常歡喜

爾時歡喜王摩訶薩身。從佛心下。於諸如來背後月輪中住復請教示。

爾時世尊入一切如來歡喜金剛三摩地已。一切如來無上極歡喜智三摩耶為盡遍眾生界。一切歡喜一切安樂悅意受用故。乃至一切如來無上踊躍。獲最勝味悉地果故。其金剛歡悅。為彼歡喜王摩訶菩提薩埵。如上授與雙手爾時一切如來皆號之。為金剛踊躍。以其金剛名而灌頂之。于時金剛踊躍菩薩摩訶薩。以其金剛歡悅相。以善哉聲令諸佛歡喜已。高聲作如是言曰。

 此是諸佛等  善哉能轉者
 此殊妙金剛  能增益歡喜

此是金剛踊躍摩訶薩三摩耶一切如來作善哉智第四。

以上四菩薩。並是金剛部中阿閦佛眷屬。都號為一切如來摩訶三摩耶薩埵。

爾時世尊復次從虛空藏心。出現摩訶菩提薩埵三摩耶。所生寶加持金剛三摩地已。此一切如來灌頂三摩耶。名一切如來心。從自心而出即說密語。

跋折囉 阿囉怛那(二合)

纔出此呪時。從一切如來心中遍滿虛空。平等性智善決了故。金剛薩埵三摩地及堅牢故。同一密合。即彼執金剛以為流出光明。盡遍虛空。猶彼盡遍虛空光明照曜故。以盡遍為虛空界。爾時以諸佛加持力。一切虛空界。悉入世尊毘盧遮那心中。善修習故。金剛薩埵三摩地。以為遍虛空藏。周流一切世界等量。摩訶金剛寶所成身。安住如來掌中。是時從彼大金剛寶身中。出現一切世界微塵等已。而作一切如來灌頂等事。一切如來神變。於一切世間作已。以盡遍世界藏善出生故。以金剛薩埵三摩地極堅牢故。同一密合。成就虛空藏大菩薩。既成就已。住於毘盧遮那心。而高聲唱如是言奇哉曰。

 我是自灌頂  金剛寶無上
 雖無住著者  然為三界主

時彼虛空藏摩訶菩提薩埵。從毘盧遮那佛心下。向一切如來前。依於月輪復請教示。

爾時世尊入大摩尼寶金剛三摩地已。一切如來有所樂求皆令圓滿三摩耶。盡遍眾生界。為得一切利益故。一切安樂悅意受用故。乃至得一切如來事成就最上悉地故。此金剛摩尼。為彼虛空藏大菩提薩埵。以為金剛寶轉輪故。又以金剛寶藏灌頂。既灌頂已而雙手授之。是時一切如來以灌頂之號名金剛藏。爾時金剛藏摩訶菩提薩埵。將彼金剛摩尼。於己灌頂處置已。而高聲作是言曰。

 此諸如來許  能灌眾生頂
 我是手授者  及授與我者
 以寶而飾寶

此是寶生如來部金剛藏大菩薩三摩地一切如來灌頂寶智第一。

爾時世尊。復入大威光摩訶薩埵三摩耶。所生寶加持金剛三摩地已。彼自出一切如來光明三摩耶。名一切如來心。從自身心而出此密語。

跋折羅 帝壤

纔出此密語時。從一切如來心。即彼薄伽梵執金剛以為大日輪。同一密合。入於毘盧遮那佛心。便成金剛日身。住於如來掌中。于時即從彼金剛日身中。出現一切世界微塵等如來身。出已放一切如來光明等事。一切如來神變作已。以極大威光故。金剛薩埵三摩地摩訶菩提薩埵身成就已。住於毘盧遮那心。而高聲唱是言奇哉曰。

 無比大威光  能照眾生界
 令諸佛依護  雖復淨即是
 淨中能復淨

時無垢威光摩訶菩提薩埵身。從佛心下已。即依於如來右邊月輪中住復請教示。

爾時世尊。入一切如來以圓光加持金剛三摩地已。一切如來光明三摩耶。盡遍眾生界無比威光。為一切安樂悅意受用故。乃至一切如來自身光明。為最上悉地成就故。將彼金剛日。與彼大威光摩訶菩提薩埵。於雙手而授之。是時一切如來。共號為金剛光明。以金剛名而灌頂之。爾時金剛照曜菩薩摩訶薩。以其金剛日照曜一切如來已。而高聲唱是言曰。

 此是諸佛智  除滅無智闇
 以微塵等量  超越於日光

此是金剛光明大菩薩三摩地一切如來圓光智第二。

爾時世尊。復入寶幢菩薩三摩耶。所生寶加持金剛三摩地已。能滿足一切如來所求三摩耶。名一切如來之心。從自心而出即說密語。

跋折囉 計都

纔出此密語時。從一切如來心。即彼薄伽梵執金剛。以種種殊妙雜色嚴具以為寶幢。出已同一密合。入於毘盧遮那心。便成金剛幢身。既成就已而安住於佛掌中。爾時從金剛幢身中。出一切世界微塵等如來身。出已。而建立一切如來寶幢等事。作一切如來神變已。以大寶幢故。金剛薩埵三摩地極堅牢故。同一密合。以為摩訶菩提薩埵身。即住於毘盧遮那世尊心中。而高聲唱是言奇哉曰。

 無比量幢  我能授與  一切利益
 滿足悉地  一切所求  一切能滿

時彼寶幢摩訶菩提薩埵。從佛心下已。依於諸如來左邊月輪中住復請教示。

爾時世尊。入一切如來建立加持金剛三摩地已。能建立一切如來思惟三摩尼幢三摩耶。為盡遍眾生界。能圓滿一切希求。一切安樂悅意受用故。乃至獲得一切如來大利益最上悉地果故。彼寶幢如上授與雙手掌中。是時一切如來以金剛表剎而名號之。復以金剛名號而灌頂之。爾時金剛表剎菩薩摩訶薩。以彼金剛幢。令一切如來。於檀波羅蜜相應。而高聲唱是言。

 此是諸如來  希求能圓滿
 名為如意幢  檀波羅蜜門

此是金剛幢菩薩三摩地一切如來檀波羅蜜智第三。

爾時世尊。復入常愛歡喜根摩訶菩提薩埵三摩耶。所生寶加持金剛三摩地已。從自身心。出此一切如來愛三摩耶。名一切如來心而說密語。

跋折囉 訶婆

纔出此密語時。從一切如來心。即彼薄伽梵執金剛。以為一切如來微笑。同一密合。便入毘盧遮那如來心而成金剛微笑身。於如來掌中而住。

爾時從彼金剛微笑身。出現一切世界微塵等如來。一切如來希有事等。一切如來神變遊戲作已。常愛歡喜根故。金剛薩埵三摩地極堅牢故。以為大菩薩身。既成就已。住於世尊毘盧遮那心中已。而高聲作是言奇哉曰。

 我是為大笑  一切勝中上
 恒常善住定  以為佛事用

爾時常愛歡喜根摩訶菩提薩埵身。從佛心而下。依於一切如來背後月輪中而住復請教示。于時世尊入一切如來希有加持金剛三摩地已。出現一切如來三摩耶。盡遍眾生界。諸根無上安樂悅意受用故。乃至獲得一切如來根淨治智神通果故。彼金剛微笑。為彼常愛歡喜根摩訶菩提薩埵。如上授與於雙手掌中。爾時一切如來。以金剛愛名而為之號。便以金剛名而為灌頂。于時金剛愛摩訶菩提薩埵。以其金剛微笑。於一切如來微笑。而高聲唱是言曰。

 此是諸如來  示生現希有
 大智能踊躍  二乘所不知

此是金剛愛摩訶菩提薩埵。一切如來微笑希有智第四。

以上寶部中四菩薩。是一切如來大灌頂薩埵。

爾時世尊復入觀自在摩訶菩提薩埵三摩耶。出生法加持金剛三摩地已。從自身心。出一切如來法三摩耶。名一切如來心。而說密語曰。

跋折羅 達摩

纔出此密語時。於一切如來身中。即彼薄伽梵執金剛。由自性清淨一切法平等性智善決了故。金剛薩埵三摩地極堅牢故。以為法光明。由彼法光明。出現一切世界周遍照曜。便成法界。時彼一切法界遍滿虛空界。同一密合。入於毘盧遮那佛心中。周遍虛空界量。成大蓮花身住於世尊手中。爾時世尊從彼金剛蓮華身中。出現一切世界微塵等如來身。既出現已一切如來三摩地智神通等。一切如來神通遊戲。於一切世界作已。觀自在故。及金剛薩埵三摩地堅牢故。同一密合。以為觀自在摩訶菩提薩埵身。成就已。住於毘盧遮那佛心中。而高聲唱是言奇哉曰。

 我是第一義  本來自清淨
 筏喻於諸法  能得勝清淨

時彼觀自在摩訶菩提薩埵身。從佛心下已。依於一切如來前月輪中而住復請教示。

爾時世尊。入一切如來三摩地智三摩耶。所生金剛三摩地已。能清淨三摩耶。盡遍眾生界自身清淨。為一切安樂悅意受用故。乃至獲得一切如來法智神通果故。即將彼金剛大蓮華。如上授與觀自在菩薩摩訶薩。為轉正法輪故。為一切如來法身。灌頂已而於雙手授之。爾時一切如來。復以金剛眼名號而為灌頂。于時金剛眼菩薩摩訶薩。彼蓮花葉以開敷故。貪愛自性離清淨無染污。作是觀察已而高聲唱如是言曰。

 此是諸佛慧  能覺了貪愛
 我及所授者  於法而住法

此是蓮華部金剛眼大菩薩三摩耶一切如來觀察智第一。

金剛頂瑜伽中略出念誦經卷第一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