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經典      咒典      相片      聯絡
 
No. 683

佛說諸德福田經

西晉沙門法立、法炬共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千二百五十,菩薩萬人,大眾無數,圍繞說法。爾時天帝釋與諸欲天子三萬二千,各將營從,不可稱數,來詣佛所,稽首于地,皆坐一面。

爾時天帝察眾坐定,承佛神旨,從坐而起,整服作禮,長跪叉手,白世尊曰:「欲有所問,唯願彰演垂世軌則!」

佛告天帝:「譬如冥室,不求燈火,焉有所見!善哉問矣,吾當為汝分別說之!」

天帝白佛:「夫人種德,欲求影福,豈有良田果報無限,種絲髮之德本,獲無量之福乎!唯願天尊敷揚惠訓,令此愚曚福報無量!」

天尊歎曰:「快哉,天帝!開意所問,法無上矣!諦聽,善思!吾當具演,令汝歡喜。」天帝大眾受教而聽。

佛告天帝:「眾僧之中,有五淨德,名曰福田。供之得福,進可成佛。何謂為五?一者、發心離俗,懷佩道故;二者、毀其形好,應法服故;三者、永割親愛,無適莫故;四者、委棄軀命,遵眾善故;五者、志求大乘,欲度人故。以此五德,名曰福田。為良為美,為無早喪,供之得福,難為喻矣!」

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毀形守志節,  割愛無所親,
 出家弘聖道,  願度一切人,
 五德超世務,  名曰最福田,
 供養獲永安,  其福第一尊。」

佛告天帝:「復有七法廣施,名曰福田,行者得福,即生梵天。何謂為七?一者、興立佛圖、僧房、堂閣;二者、園果、浴池、樹木清涼;三者、常施醫藥,療救眾病;四者、作牢堅船,濟度人民;五者、安設橋梁,過度羸弱;六者、近道作井,渴乏得飲;七者、造作圊廁,施便利處。是為七事得梵天福。」

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起塔立精舍,  園果施清涼,
 病則醫藥救,  橋船度人民,
 曠路作好井,  渴乏得安身,
 所生食甘露,  無病常安寧,
 造廁施清淨,  除穢致輕悅,
 後無便利患,  莫見穢惡者。
 譬如五河流,  晝夜無休息,
 此德亦如斯,  終得昇梵天。」

於時座中有一比丘,名曰聽聰,聞法欣悅,即從坐起,為佛作禮,長跪叉手,白世尊曰:「佛教真諦,洪潤無量。所以者何?我念宿命無數世時,生波羅奈國,為長者子。於大道邊,作小精舍,床臥漿糧,供給眾僧,行路頓乏,亦得止息。緣此功德,命終生天,為天帝釋,下生世間,為轉輪聖王,各三十六反,典領天、人,足下生毛,躡虛而遊,九十一劫,食福自然。今值世尊,顧臨眾生,蠲我愚濁,安以淨慧,生死栽枯,號曰真人,福報誠諦,其為然矣!」

爾時聽聰以偈頌曰:

「惟念過去世,  供養為輕微,
 蒙報歷遐劫,  餘福值天師。
 淨慧斷生死,  癡愛情無遺,
 佛恩流無窮,  是故重自歸。」

於時聽聰禮已還坐。復有一比丘,名曰波拘盧,從座而起,整服作禮,長跪叉手,白世尊曰:「我念宿命,生拘夷那竭國,為長者子。時世無佛,眾僧教化,大會說法,我往聽經。聞法歡喜,持一藥果,名呵梨勒,奉上眾僧。緣此果報,命終昇天,下生世間,恒處尊貴,端正雄傑,與眾超絕,九十一劫,未曾有病。餘福值佛,光導癡冥,授我法藥,逮得應真,力能移山,慧能消惡。善哉福報,為真諦矣!」

爾時波拘盧以偈頌曰:

「慈澤潤枯槁,  德勳濟苦患,
 一果之善本,  享福迄今存。
 佛垂真諦義,  蒙教超出淵,
 聖眾祐無極,  稽首上福田。」

於時波拘盧禮已還坐。復有一比丘,名曰須陀耶,即從座起,整服作禮,長跪叉手,白世尊曰:「我自惟念先世之時,生維耶離國,為小家子。時世無佛,眾僧行教化。我時持酪,入市欲賣,值遇眾僧,大會講法,過而立聽,法言微妙,聞之歡悅,即舉瓶酪,布施眾僧。眾僧呪願,益懷欣踊。緣此福報,壽終生天,下生世間,財富無限,九十一劫,豪尊榮貴。末後餘愆,生於世間,母妊數月,得病命終,埋母塚中,月滿乃生。塚中七年,飲死母乳,用自濟活。微福值佛,開闡明法,超度死地,逮得應真。諦哉罪福,誠如佛教!」

爾時須陀耶以偈頌曰:

「前為小家子,  賣酪以自存,
 欣踊施微薄,  得離三苦患。
 雖罪塚中生,  飲乳活七年,
 因緣得解脫,  歸命聖福田。」

於時須陀耶禮已還坐。復有一比丘,名曰阿難,即從座起,整服作禮,長跪叉手,白世尊曰:「我念宿命,生羅閱祇國,為庶民子,身生惡瘡,治之不差。有親友道人,來語我言:『當浴眾僧,取其浴水,以用洗瘡,便可除愈,又可得福!』我即歡喜,往到寺中,加敬至心,更作新井,香油浴具,洗浴眾僧,以汁洗瘡,尋蒙除愈。從此因緣,所生端正,金色晃昱,不受塵垢,九十一劫,常得淨福,僧祐廣遠。今復值佛,心垢消滅,逮得應真。」

阿難於佛前以偈頌曰:

「聖眾為良醫,  救濟苦惱患,
 洗浴施清淨,  瘡愈蒙得安。
 所生常端正,  殊異紫金顏,
 德潤無崖限,  歸命良福田。」

阿難禮已還坐。爾時座中有一比丘尼,名曰奈女,即從座起,整服作禮,長跪叉手,白佛言:「我念先世,生波羅奈國,為貧女人。時世有佛,名曰迦葉,時與大眾,圍繞說法。我時在座,聞經歡喜,意欲布施,顧無所有,自惟貧賤,心用悲感,詣他園圃,乞求果蓏,當以施佛。時得一奈,大而香好,擎一盂水并奈一枚,奉迦葉佛及諸眾僧。佛知至意,呪願受之,分布水、奈,一切周普。緣此福祚,壽盡生天,得為天后。下生世間,不由胞胎,九十一劫,生奈華中,端正鮮淨,常識宿命。今值世尊,開示道眼。」

爾時奈女以偈頌曰:

「三尊慈潤普,  慧度無男女,
 水果施弘報,  緣得離眾苦。
 在世生華中,  上則為天后,
 自歸聖眾祐,  福田最深厚。」

比丘尼奈女禮已還坐。於時天帝即從座起,為佛作禮,白世尊曰:「我先世時,生拘留大國,為長者子。青衣抱行,入城遊觀,值遇眾僧,街巷分衛。時見人民,施者甚多,即自念言:『願得財寶,布施眾僧,不亦快乎!』即解珠瓔,布施眾僧。同心呪願,歡喜而去。從此因緣,壽終即生忉利天上,為天帝釋,九十一劫,永離八難。」

於是天帝以偈頌曰:

「德高無過者,  開福塞禍元,
 聖眾神定力,  童幼發歡喜。
 效眾悅意施,  遷神典二天,
 自歸世最厚,  世世願奉尊。」

佛告天帝及諸大眾:「聽我所說,宿命所行。昔我前世於波羅奈國,近大道邊,安施圊廁,國中人民,得輕安者,莫不感義。緣此功德,所生淨潔,累劫行道,穢染不污,功祚大備,自致成佛。金體光耀,塵水不著,食自消化,無便利之患。」

於是世尊以偈頌曰:

「忍穢修福事,  為人所不污,
 造廁施便利,  煩重得輕安。
 此德除貢高,  因解生死緣,
 進登成佛道,  空淨巍巍尊。」

佛告天帝:「九十六種道,佛道最尊;九十六種法,佛法最真;九十六種僧,佛僧最正。所以者何?如來從阿僧祇劫,發願誠諦,殞命積德,誓為眾生,國財、妻子、頭目、血肉,以用布施,無戀愛之心。心若虛空,無所不覆,六度、四等眾善普備,德慧成滿,乃得為佛。身色紫金,相好無比;去來現在,無不照達;三界尊天,莫能及者;言信德重,震動天地。其有眾生,發一敬心向如來者,勝獲大千世界之珍寶矣!說三十七品、十二部經,分別罪福,言皆至誠,開三乘教,各得奉行,聞者歡喜,樂作沙門,信佛行法,志尚清高。眾僧之中,有四雙八輩、十二賢者,捨世貪諍,導世開福,天、人路通,眾僧之由矣。是為最尊無上之道,諸佛、菩薩、緣覺、應真皆從中出,教化一切,度脫群生。」

佛說是時,天帝釋眾皆發無上正真道意,不可計人得法眼淨。於是阿難長跪叉手,白佛言:「此名何經?云何奉持?」

佛告阿難:「是經名曰"諸德福田",常奉持之,明宣經道,莫令缺減!」

佛說經已,天帝釋眾、一切眾會,莫不歡喜,作禮而去。

佛說諸德福田經


主頁      經典      咒典      相片      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