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經典 咒典 相片 聯絡
No. 153

菩薩本緣經卷上

僧伽斯那撰

吳月支優婆塞支謙字恭明譯

毘羅摩品第一

 若心狹劣者,  雖多行布施,
受者不清淨,  故令果報少;
若行惠施時,  福田雖不淨,
能生廣大心,  果報無有量。

我昔曾聞:

過去有王,名地自在,受性暴惡,好行征伐。時,有小國八萬諸王,首戴寶冠常來朝侍;其王口惡,身行無善,常為非法侵陵他境。王有輔相--大婆羅門,修清淨行,智人所讚,口言柔軟,不宣麤惡,有所造作,能速成辦,面目端嚴,為世所敬,四毘陀典靡不綜練;諸婆羅門所有經論,通達解了無有遺餘。

是時,輔相年已衰邁,遇病未久,奄爾即亡。王及人民聞其終歿,悉生懊惱,思慕難忍。時,王思念不去須臾,即為臣民而說偈言:

「如何此大地,  一旦無人治,
如海無主船,  隨風而東西。
我所尊敬者,  出家已成就,
口善言柔軟,  常能利益世。
如何便終歿,  令我心惱悶,
猶如無燈明,  而入於闇室。」

爾時,諸臣即白王言:「唯願大王寬意莫愁,勿謂國中更無有任為輔相者。是法婆羅門雖復命終,其子年幼聰明黠慧,顏貌端正世無及者;發言柔軟悅可眾心,修行忍辱心常寂靜,無有憍慢貢高自大,博學多聞無書不綜,利益眾生猶如梵王,名毘羅摩。唯願大王,即命此人以為輔相。」

時王答言:「彼若有子如汝說者,我從昔來所未曾聞。」

臣復言:「大王!是婆羅門子常求正法離於邪法,愛護己法未能為人。」

王即答言:「子若是才人,何得違毀先人家法,若離先業則不得名求正法者,是人先父常以正法佐吾治國,能令吾等遠離眾惡,雖作如是治國治務,終不破失婆羅門法,如其彼人如汝說者,便可召來。」

諸臣奉命,即遣使者,召毘羅摩,將詣王所。到已就坐,歛容而踞,說如是言:「大王!今日以何因緣而見顧命?」

王即答言:「汝不知耶!我之薄祐,汝父輔相不幸薨殞,大地傾喪人民擾動,我為之憂,其心迷悶。」

時,毘羅摩即白王言:「夫愛別離非王獨有如此,皆是有為法相也。大王昔來不曾聞耶!若天、龍、鬼神、阿修羅、乾闥婆、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沙門、婆羅門,若老若少,悉無得離是終歿者。大王!一切眾生決定有之。大王!譬如火性悉能燒然一切之物,無常之法亦復如是,悉能壞滅一切眾生。王不知耶!是老、病、死,能喪眾生,如四衢道頭華果之樹,常為多人之所抖擻。大王!譬如駃河常流不停,眾生壽命亦復如是;大王!如金翅鳥投龍宮中,搏撮諸龍而食噉之;亦如師子在麞鹿群威猛;一切眾生在三界中流迴,死法亦復如是。大王!如是死法,非以親近財貨求贖軟言誘恤而可得脫,亦不可以四兵威力逼迫禦之,令其退散,如是死法決定而有,是眾生常法。以是義故,大王於此不應生憂。」

時,王聞已心生歡喜,復向諸臣說如是言:「未曾有也,如是童子,年雖幼稚乃說先宿耆舊之言。」時,王即語毘羅摩言:「汝不知耶!汝之先父愛護於吾猶如赤子,是故我今感其恩重,憂愁迷悶;吾今輕弱頑嚚無智,如汝所說吾永無分,汝今若見垂顧矜哀,願先承嗣纂繼家業,我當誠心盡壽歸依。」

時,毘羅摩即作是念:「我今如何一旦對至,今聞此言莫知所作,猶如羸人步涉高山。」復作是念:「今者,承嗣毘輔國政,於諸人民雖多利益,然我所修純善之法則為虧損。君治國土稱萬姓心,當有無量諸過患事,所謂刑罰,劫奪他財威陵天下,或擯或驅,要當隨王行如是法,若行正法,我善則損;今我若故修行善法,則不上稱大王聖懷,若稱王法,善法日衰。」

作是念時,王復白言:「大師今日何所思慮?」

時,毘羅摩即答王言:「我今所念,當以何術令王身及國人民悉得利益無諸衰耗,亦復思惟王與國人福德過患,若先行善後行於惡,則不名人。大王!寧為實語,而作怨憎;不為諂言,而作親厚;寧說正法,墮於地獄;不說邪諂,生於天上。大王!我今思惟籌量是事。大王!若有人能思惟是義,當知是人則能利益一切眾生。」

王聞是語,心生歡喜,復作是言:「大師!我等若能如是行法,所修善法,則為不損。」

時,毘羅摩即奉王命纂承先父輔相之業,然後漸漸勸化,是王及八萬四千小王修持正法;亦令其國所有人民,背捨遠惡,不貪五欲。時王修行無量善法,如毘羅摩等無差別也。時毘羅摩見王如是,心生歡喜而作是言:「我今已為修治國土,然我善法無所衰損。」復作是念:「我今當以何等因緣勸諸眾生,悉令安住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道。然諸眾生受性不同,或欲聞法、或貪財貨、或嗜五欲、或樂愛語、或好憒鬧多人親附、或好隨逐善人之行、或樂多愛心無厭足。我今幸有大智方便,悉能攝取一切眾生,安止住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我亦復有餘方便。譬如日出,雖能照了一切天下,然不能為盲者作明;我亦如是,雖復能為一切眾生說無上道,然不能為無慧目者而作利益。我今復當以衣服、飲食而給足之,令其飽滿,心歡喜已,然後復當為之說法,令其信受。」

時,毗羅摩思是義已,即至王所,作如是言:「我今已為無量眾生作法事已。聚集三法,所謂修行正法,聚集錢財所願成就,則令一切國土安樂無有怨讎,正法增長猶如初月,好名流布八方上下。唯願大王,聽我修行無上正法。」

爾時,大王聞是語已,心生驚喜,衣毛為竪,白言:「大師!諸欲所作,願具告勅。」

毘羅摩言:「我今欲作一切大施,施中所須願為我辦。爾時大王即於城外,安曠之處莊嚴施場,唯願大王,善言誘喻,諸作使者無令於我而生瞋恨;爾時大王及給使者,皆悉歡喜敬意,供辦飲食所須;尋於諸方擊皷宣令,若諸眾生凡有所須--衣服、飲食、臥具、醫藥、象馬、車乘香華、瓔珞、末香、塗香、舍宅、燈明悉來集此,當相奉給。」復說偈言:

「我為利益,  諸世間故,
隨諸眾生,  所須之物,
乃至身體,  手足肉血,
捨離之時,  猶如草芥。
汝等若受,  是供養時,
則當一心,  思惟善法;
受供養已,  不應貪著,
當以善法,  利益一切。
若以我力,  能速涅槃,
以為眾生,  流轉生死。
是故久住,  不取涅槃,
無量眾生,  墮老死獄,
我欲拔之,  永離遠離。」

時,毘羅摩菩薩摩訶薩所設供具,令無量百千萬億眾生,隨意所須悉得充足,善言說法:「諸大德!我今忘身以憂汝身,汝等今已受我供養。好自利益當觀正法,若死至時雖有父母、妻子、親族無量財寶,不能令命住一念頃,及其命盡獨至他世;父母、妻子、親族財寶無隨去者,唯有業行不能捨離。」復為大眾而說偈言:

「為父母親族,  修行於惡法,
命終墮三趣,  無有隨逐者。
於今現在世,  若受苦惱時,
雖有父母兄,  不能受少分。
況於未來世,  而當有代者,
是故當一心,  莫為他行惡。

「諸大德!汝等今身安隱無患,所謂衰老、肺病、欬逆、頭痛已無是病,當勤修行一切善法。」是毘羅摩菩薩摩訶薩,以二攝法攝取眾生,所謂財法:滿九十日過夏已訖奉施嚫願。所謂金盤具足八萬盛以銀粟、八萬銀盤盛以金粟、八萬小牛、八萬乳牛悉從一犢,是一一牛乳日一斛,純以白疊纏覆其身,金角銀蹄莊嚴映飾;八萬童女形體端正,金寶瓔珞以自莊嚴,一一女人有一侍女,供給使令令皆淨潔,是諸女人各有一床,或金、或銀、琉璃頗梨、象牙、香木,種種茵蓐以敷其上;牛車八萬、象馬八萬,及諸倉庫,錢財珍寶不可稱計。如是等物悉莊嚴已,而作是念:「今是施物將無少耶?」

爾時,菩薩為諸婆羅門說如是言:「汝等當知,我今集聚如是種種金銀、女人、車乘、象馬、倉穀、珍寶,正為汝等,幸可少時寂然無言,聽我所願,然後隨意共分而去。」

爾時,一切諸婆羅門寂然無聲。是時,菩薩為諸眾生自諫其心:「汝心所作常求果報,猶如獼猴入於稠林。」而說偈言:

「我今所布施,  普為諸眾生,
如是之布施,  實不望其報。
願悉施眾生,  等受於快樂,
以汝貪善故,  久在於天上,
亦以貪惡故,  久住於地獄。
復以貪著故,  作此大施主,
或作貧窮人,  或行於大施,
或時以自在,  守財而慳貪,
或以自在故,  自墜於貧苦。
或復以縱逸,  久在於生死,
輪轉無窮已,  猶如輪轉地。
我在久遠來,  隨順敬事汝,
雖作如是事,  不能今汝喜,
汝令當安住,  不動寂靜中,
我今所布施,  悉為諸眾生。」

爾時,毘羅摩菩薩即以右手執持澡灌,以大慈悲熏修其心,憐愍一切諸眾生故,涕泣流淚而作是念:「我今所施,不為梵王、摩醯首羅、釋提桓因,假使更有勝是三者,亦不悕求;唯求佛道,欲利眾生斷諸煩惱。我今當捨己身、妻子、奴婢、僕使、珍寶、舍宅,唯求解脫,不求生死。我今所施柔軟女人,願諸眾生於未來世,悉得斷除所有貪欲;今我所施五種牛味,願諸眾生,於未來世常能惠施他人法味;今我所施如是敷具,願諸眾生,於未來世悉得如來金剛坐處;我今所施種種珍寶,願諸眾生,於未來世悉得如來七菩提寶。」作是語已,從上坐所循行澡水,而水不下,猶如慳人不肯布施。

爾時,菩薩即作是念:「今此澡水何緣不下?」復作是念:「將非我願,未來之世不得成耶?誰之遮制令水不下,將非此中無有大德,其餘不應受我供耶?或我所施不周普耶?或是我僕使不歡喜耶?將非此中有殺生耶?我今定知不困眾生,我今所施亦是時施,亦不觀採是受非受。而此灌水何緣不下?」

爾時,菩薩見婆羅門為此諸女生貪嫉心,而起瞋恨,各各說言:「彼女端正,我應取之,汝不應取。彼牛肥壯,我應取之,汝不應取。」金銀盤粟,乃至珍寶,亦復如是。

爾時,菩薩見諸婆羅門貪心諍物,互相瞋恚,即作是言:「是諸受者,貪欲、瞋恚、愚癡、亂心不能堪受,如是供養如車軸折,輻輞破壞不任運載,我亦如是。種子良善而田薄惡,以此受者,心不善故令是澡水不肯流下,我今雖作如是布施,亦無有人教我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我自為一切眾生故發是心。今當自試,若我審能愍眾生者,灌水當下。」即以左手執罐瀉之,水即流下菩薩右手。

諸婆羅門見是事已,各生慚愧,離所施物修行梵行,諸婆羅門尋共稽首,求請菩薩以為和尚。菩薩憐愍即便受之,教令修學四無量心,以是因緣命終即得生梵天上,令無量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菩薩摩訶薩行檀波羅蜜時,不見此是福田此非福田,亦不分別多親少疑。是故菩薩若布施時,或多、或少、或好、或惡,應以一心清淨奉上,莫於受者生下劣心。

菩薩本緣經一切施品第二

 一切諸菩薩,  為利眾生故,
捨棄己身命,  猶如草糞穢。

如我曾聞:

過去有王,名一切施;是王初生,即向父母說如是言:「我於一切無量眾生,尚能棄捨所重身命,況復其餘外物珍寶。」是故父母敬而重之,為立名字,字一切施。從其初生,身與行施,漸漸增長,譬如初月至十五日。其後不久父王崩背,即承洪業霸治國土,如法化民不抂萬姓,擁護自身不豫他事,終不侵陵他餘隣國。隣國若故來討罰之,希能擒獲,救攝貧民給施以財,恭敬沙門婆羅門等。常以淨手施眾生食,口常宣唱與是人衣、與是人食、及與財寶,愛護是人、瞻視是人。

爾時,菩薩常行如是善布施,時隣國人民聞王功德,悉來歸化,其土充滿間無空處,猶如山頂暴漲之水,流注溝坑谿澗深處;亦如半月海水潮出,其國外來歸化之民,充滿側塞,亦復如是。其餘隣國漸失人民,各生瞋恨,即共集議,當共往討。作是議已,尋嚴四兵來向其國。

爾時,邊方守禦之人,遠來白王:「隣國怨賊今已相逼,猶如暴風黑雲惡雨。」王即告言:「卿等不應惱亂我心。」即說偈言:

「隣國所以,  來討我國,
正為人民,  庫藏珍寶,
快哉甚善,  當相施與,
我當捨之,  出家學道。
多有國土,  為五欲故,
侵奪人民,  貯聚無厭,
當知是王,  命終之後,
即墮地獄,  畜生餓鬼。

「是故,我今不能為身侵害眾生,奪他財物以自免者。」

爾時,大臣及諸人民各作是言:「唯願,大王!莫便捨去,臣等自能當御此敵,王且觀之,臣等今日當以五兵戟牟劍矟,奮擊此賊,足如暴風吹破雨雲。」

王即答言:「咄哉卿等!吾已久知,卿等於吾,生大愛護,尊重恭敬;亦知卿等勇健、難勝、雄猛、武略、策謀第一。但彼敵王今作此舉,都不為卿,正為吾耳。假使彼來不損卿等,何得乃生如是惡心?吾久知此,五盛陰身為眾箭鏑,卿不知耶?吾久為卿說,諸菩薩應於眾生生一子想,汝不應於他眾生所生瞋害心,畢定當知墮于地獄,是故應當一心修善。」當說是時,賊已來至,高聲大叫。

王聞聲已,即問群臣:「此是何聲?」

諸群臣寮各懷悲感,舉聲哀號,咸作是言:「惡賊無辜,多害人民,譬如惡雹傷害五穀,亦如猛火焚燒乾草,又如暴風吹拔大樹,又如師子殺害諸禽獸,怨賊殺害,亦復如是。」

爾時,諸臣不受王教,即各散出,莊嚴四兵便逆共戰。軍無主將,尋即退散,兵眾喪命,不可稱計。時,王登樓說如是言:「因惡欲故令人行惡,如是諸欲,猶如死尸行廁糞穢,如何為此而行惡耶!愚人貪國,興諍競心,猶如眾鳥競諍段肉,是諸眾生常有怨憎,謂老病死,云何不自觀察是怨,反更於他而生諍競?」一切施王思是義時,敵國怨王即入宮中。

王於爾時便從水竇逃入深山,至稠林中,得免怨賊。其地清淨,林木種種,華果無量,不可稱計;水清柔軟,八味具足,眾鳥鳧鴈,禽獸難計。王見是已,心生歡喜,復作是言:「吾今真實得離家過患,無量眾生常為老病死怖逼惱,今得此處清淨安樂快不可言,此林乃是修悲菩薩之所住處,亦是破壞四魔之人堅固牢城,我今已得清潔洗浴、離眾垢故,我今與此眾鹿為伴,身心安隱極受上樂。」

爾時,怨王得其國已,即便唱令求覔本王:「若有能得一切施王,若殺、若縛將來至此,吾當重賞隨其所須,一切給與,以其先時常自稱讚能行正法,呰毀吾等暴虐行惡,是故吾今欲得見之,示其修善所得果報。」

爾時,他方有一婆羅門,貧窮、孤悴、唯仰乞活,兼遇官事,無所恃賴。聞王名字,好行惠施,即從其國來欲造詣,乞求所須。即於中路,飢渴、疲乏止息林中,即便譖言:「是處寂靜聖人住處,亦是神仙離欲之人,求解脫者斷絕飲食、不畜奴婢、不乘車馬、少欲知足、食噉稗子諸根藥草;大悲心者之所住處,亦是一切飛鳥、走獸無怖畏處,自在天王為令眾生,見家過患,故化是處。」

爾時,一切施王聞是語已,心生歡喜,便往見之,共相問訊,便命令坐。時,婆羅門即便前坐,坐已,一切施王便以所有眾味甘果而奉上之。既飽滿已,王即問言:「大婆羅門!是處可畏無有人民,是中唯是閑靜修道之人獨住之處,仁何緣來?」

婆羅門言:「汝不應問我是事,汝是福德清淨之人,遠離家居牢獄繫縛,何緣問我如是之事?汝不應聞濁惡之聲,若他犯我,我則犯他;若他奪我,我則奪他,喪失財賄,親族凋零,以在家故,受如是事。大德!汝今已斷一切繫縛,安住山林,如大龍象自在無礙。」

一切施菩薩,即作是言:「汝今發言,清淨柔軟,何故不共於此住止?」

婆羅門言:「若欲聞者,我當為汝具陳說之。我本生處去此懸遠,薄祐所致,遇王暴虐,猶如師子在鹿群中,終無一念慈善之心。我王暴虐亦復如是,於諸人民無有慈愍,有罪無罪唯貨是從。我從生來小心畏慎,曾無毫釐犯王憲制,橫收我家繫之囹圄,從我責索金錢五十:『若能辦者,我當赦汝居家罪戾;若不肯輸,吾終不捨,要當繫縛幽執鞭撻。』尅日下期當輸金錢,家窮貧苦無由能辦。曾聞此國一切施王,好行惠施攝護貧人,所行惠施無有斷絕,如春夏樹華果相續,亦如曠野清冷之水,渴人過遇自恣飲之;猶如大會無人遮止,我今略說,假使有人,人有千頭、頭有千口、口有千舌、舌解千義,欲歎是王所有功德,不能得盡。彼王成就如是名德。我今居家遇王暴虐,橫罹罪戾更無恃賴,故欲造詣陳乞所須。然我心中常作此念:『我今何時當到其所,隨意乞求?若彼大王必見憐愍能給少多,我家可得全其生命,若不得者,我亦不久當復殞歿。』」

爾時,菩薩聞是事已,心悶躃地,猶如惡風崩倒大樹。時,婆羅門即以冷水灑其王身,還得穌息。時,婆羅門復問:「大仙!汝聞我家受是苦惱,心迷悶耶?是中清淨,汝所愛樂能生悲心,我今遇之尚無愁苦,汝今何緣生是苦惱?」

王即答言:「汝本發意欲造彼王,是汝薄相正值不在,汝今若往必不得見,故令我愁。」

爾時,婆羅門言:「為何處去?」

施王答言:「有敵國王,來奪其國位,今者逃命,在空山林,唯與禽獸而為等侶。」

時,婆羅門聞是語已,尋復悶絕。一切施王復以冷水灑之令悟,即慰喻言:「汝今可坐,且莫愁苦。」

婆羅門言:「我於今日命必不全。所以者何?本所願求,今悉滅壞,我何能起?定當捨命。」

一切施王,爾時即起慈悲之心,作如是念:「可愍道士所願不果,譬如餓鬼遠望清水到已不獲,心悶躃地,是婆羅門,亦復如是。」復更喚言:「咄,婆羅門!汝可起坐,汝可起坐。一切施王,即我身是。汝本欲見,今得遇之,何故愁苦?」

婆羅門問王:「今善言慰喻,於我有錢財耶!」

王即答言:「我無錢財,但有方便,可能令汝大得珍寶。」

婆羅門言:「云何方便?」

王復答言:「我先聞彼怨家之言居我國,已於大眾中唱如是言:『若有能得一切施王,若斷其命撿繫將來,吾當重賞隨意所須。』我從昔來,未曾教人行於惡法,是故不令汝斬我頭,但以繩縛送詣彼王。所以者何?除身之外更無錢財。然我此身今得自在,幸可易財以相救濟。善哉,善哉!婆羅門!吾今得利,以不堅身易堅牢身。道士且觀,設使我身在此命終,屍棄曠野草木無異,雖有禽獸而來食噉,為何所利?今以如此灰土之身,貿易乃得真金寶物,我復何情而當惜之?」

時,婆羅門聞是語已,悲涕而言:「何有此理?所以者何?汝今乃是無上調御、眾生父母,善為愛護大歸依處,能滅一切無量眾生所有怖畏,所作廣大不望相報,於諸眾生常生憐愍,能於闇世作大錠燎。我當云何破滅正法,繫縛汝身送怨王耶?假使將王至彼怨所得獲金寶,我復何心舒手受之?假使受者,手當落地;譬如男子為長養身噉父母肉,是人雖得存濟生命,與怨何異?我亦如是,設縛王身將送彼怨,雖多得財以贖家居,我所不貴。」

時,王答言:「如此之言,復何足計?汝若於我必生憐愍,我自束縛,隨汝後行詣彼怨家,汝無罪咎,我可得福。」

婆羅門言:「敬如王命,當隨意作。」

說是語已,王即自縛,共婆羅門相隨至城。其王舊臣及諸人民,當見王時,悉生驚怪:「咄,婆羅門!汝是羅剎非婆羅門,汝是羅剎非婆羅門。汝本實是暴惡鬼神,姧偽詐現婆羅門像,無有悲心,真是死魔常求殺人。汝今令此王身滅沒,猶如月蝕,七日並照大海乾竭,無上法燈今日盡滅,旃陀羅種,汝今云何手不落地?汝身何故不陷入地?如師子王,已死之後誰不能害?是一切施王久已遠離國城、妻子、倉庫、珍寶、一切諍競,退入深山,修寂滅行;於汝何怨,而將來此?」舉城人民,同聲願言:「諸大仙聖、護世四王!願加威神擁護是王,令全生命。」

時,婆羅門聞是語已,心生怖畏,將一切施疾至王所,作如是言:「大王當知,我今已得一切施王。」怨王見已,心即生念:「是王年壯,身體姝好、容貌端正、其力難制;是婆羅門,年在衰弊,形容枯悴、顏貌醜惡、其力無幾,云何能得是王將來?」竊復生念:「將非梵王、自在天王、那羅延天、釋提桓因、四天王耶!」怨王即問:「誰為汝縛?」婆羅門言:「我自縛之。」怨王詛言:「遠去,癡人!」復更問言:「汝將非以呪術之力而繫縛耶!汝身羸劣,彼身端嚴猶如帝釋,云何能繫?假使有人自言:『能吹須彌山王令如碎末。』是可信不?」

爾時,怨王即告大臣:「汝等當知今此難事,為是夢中,是幻化耶?將非我心悶絕失志,錯謬見乎?是老獼猴云何能縛帝釋身耶?諸臣當知,豈可以藕根中絲懸須彌山耶?可以兔身渡大海耶?可以蚊[此/束]盡海底耶?」

時婆羅門,聞是語已,即向怨王而說偈言:

「大王今當知,  我實不能縛,
是王慈悲故,  為我而自來。
如以網盛風,  是事為甚難,
正使天帝釋,  亦復不能為。」

爾時,怨王即向一切施王說如是言:「汝以哀我,故入深山、谿谷、林木空曠之處,唯與禽獸共相娛樂,少欲知足、飲水食果,以草為敷,不與我諍。然我怨心猶未得滅,我今自在能相誅戮,以何因緣來至此耶?」

爾時,一切施王嬉怡微笑,無有畏懼,身心容豫如師子王,而作是言:「汝不知耶!我身即名一切施王,我欲成就本誓願故。今來在此,有三因緣:一者、為婆羅門而求錢財;二者、以汝先募,若得我身將來此者,當重賞之;三者、我先誓願當一切施,是故我來欲捨身命。汝今當觀,若我此身命終入地,為何所益?我本所以逃入山林,非以畏故,但為愛護諸眾生耳。汝今自在怨心未滅,我今來此,隨意屠割而得除怨,心則安隱,是故汝今應早為之。」即說偈言:

「於怨生瞋恨,  則自燋其心,
譬如灰下火,  猶能燒萬物。
因心著瞋恚,  命終墮地獄,
猶如惡毒箭,  中則身命滅。
若瞋於怨憎,  心不得寂靜,
譬如痛目者,  不能見正色。
此身肉血成,  骨髓肪膏腦,
屎尿涕唾等,  薄皮裹其上。
是身如行廁,  無主無有我,
於王有何怨,  而常生瞋恚。
生老病死賊,  常來侵王身,
何故於是中,  返生親友想。
我身四大成,  王身亦復然,
今若見瞋者,  是則為自瞋。

「是故大王不應生瞋,若故瞋者今得自在,幸可隨意早見屠戮。先所開募,可賞是人;我今必定捨命不悔。以是因緣,願諸眾生能一切施及得捨名。」

爾時,怨王聞是語已,從御座起,合掌敬禮一切施王,作如是言:「唯願,大王!還坐本座,汝是法王正化之主,我是羅剎暴惡之人;汝是世燈為世父母,我是世間弊惡大賊,專行惡法劫奪他財;汝是法稱正法明鏡,我非法稱常欺誑他,猶如盲人不自見過。如我等輩罪過深重,是身久應陷入此地,所以遷延得至今日,實賴仁者執持故耳,今捨此地,及以己身奉施仁者。」

一切施王即為怨王廣說法要,令其安住於正法中,大以財寶與婆羅門遣還本土。菩薩摩訶薩如是修行檀波羅蜜時,尚捨如是所重之身,況復外物所有財寶。

菩薩本緣經一切持王子品第三之一

 菩薩摩訶薩,  為諸眾生故,
一切所重物,  無不以惠施。

如我昔曾聞:

過去有王,其王有子,名一切持。年在幼少,形容端正,猶如滿月眾星中明,眾生視之,無有厭足,威儀安諦,如須彌山;智慧甚深,猶如大海;忍辱成就,猶如大地;心無變易,如閻浮檀金,常為一切人天所愛。猶如八味清淨之水,於諸世間其心平等;猶如日月等照於物,滿眾生願;如如意寶見諸乞者,心生歡喜;猶如慈母,見所愛子。是時,王子當說偈言:

「我今得自在,  所有無量財,
悉與眾生共,  如日皆等照。
見有乞求者,  終不言無有,
無所求索者,  亦復施與之。」

王子菩薩,諸根寂靜,猶如梵天;財賄具足,如毗沙門。王為諸眾生供給走使,猶如弟子事師和尚;心常愛念一切眾生,猶如父母念所生子;教化眾生法則禮儀,如大博士。王子菩薩,悉得成就如是功德,心常樂施一切眾生,如是之物施與是人、如是之物施與某甲;是人恐怖,我當安慰修行正法無有廢捨。所施之物,謂金銀、瑠璃、頗梨、真珠、車璩、馬瑙、珊瑚、璧玉、種種器物,及諸衣服、床臥、敷具、車乘、舍宅、田地、穀米、奴婢、僕使、象馬、牛羊,隨有所須,悉能與足。譬如天雨,百穀滋長,恒以五指施人財物;猶如五龍,降注大雨。王子菩薩常行布施,日日不絕。設使一日,無人來乞,顏色燋悴,心為愁慼,猶如初月烟霧所覆,無有光明。爾時,諸臣於此王子,悉生嫌恨:

「咄哉我王愚癡無智,  有財不食後世安在,
見不能用亦不呵子,  分散庫藏施無功者。
庫藏盡已民當迸散,  民既散已怨至誰護,
假設無護命當不全,  命既不全國復誰居。」

爾時,大臣及諸人民各思是事。爾時,父王有一白象,行蓮華上,力能降伏敵國怨讎,以有此象,故令他國不能侵陵。時,有邊方怨敵之王常作是念:「我當云何而設方便,得彼白象?」即遣諸人,詐為苦行婆羅門像,往詣王子求索白象。

爾時,王子見諸大臣生瞋恚心故,乘白象出城遊觀,欲向一林,即於其路見婆羅門。既見王子,心大歡喜呪願且言:「願使王子紹繼大王無上之位,壽命無量;隣國歸德,天下太平。王子!我等悉是婆羅門也,居在遠方,常承王子好喜布施,故從遠來,道路飢渴,備受眾苦。王子!當知我等,受持清淨禁戒,多所讀誦,無有不綜。王子功德流布十方,聞風稱讚無不愛樂,能令眾生所願滿足,有來乞者無一空還,汝所乘象願見施與。」

爾時,王子即作是念:「今若不與,則違本要;設當與者,非我所有,復是父王所愛重者。」即便語言:「君等若須金銀、琉璃、種種車乘、奴婢之屬,我悉能與;此白象者,既非我有,不得自在,復是父王所乘之象,云何輒當以相惠施?計是白象價直幾許,我當與直,不令汝等有貧乏也。何必正欲得此白象?汝婆羅門!憐愍眾生,出家受戒,已遠離一切之物,何用是象?汝若得者,或更有患。」

諸婆羅門復作是言:「我等不用錢財珍寶,唯須是象乘之入山,求覓好華供養諸天已,當令眾生若生天上、或入涅槃。王子本願欲利益他,我亦如是欲利益他。」

爾時,王子聞是語已,即生悲心,便下白象,覆作是念:「此象雖是父王所有,今以布施,大臣人民必當見嫌,欲利益他,何得計是!然我所施,不求名聲生天人中,以是因緣,令諸眾生斷諸煩惱。」作是願已,便持白象施婆羅門,自乘一馬,還欲入城。

諸婆羅門既得象已,便共累騎,迴還而去。忽爾之間,已到本國。

時諸大臣即共集聚,疾至王所,白言:「大王!今日快善所重白象,王子已持施婆羅門,諸婆羅門得已乘去,今到敵國;以王先時見其布施金銀珍寶,不呵責故,致令今日復以白象施與怨家。大王!世間惡子多諸過患,飲酒樗蒲貪色費用,臣等敢奏不咎責,王子若能從今已往,更不以財惠施於人,則可聽住;若不止者,便當擯之遠著深山。」

爾時,父王即召其子作是念言:「怪哉!我今云何一旦為諸大臣不令我子隨意行施;我今慚愧,猶如婦人怖畏姑妐。」即向其子而說是言:「卿從今始,莫復貪著,一切功德可離捨;心行正法者,應著草衣服、噉水果遠處深山;卿今不應挑其右目以治左眼,卿於今日如何一旦惱亂我心及諸大臣?夫為人法,先安其親,然後乃當及餘他人,卿今云何以我白象施與怨家?」

菩薩本緣經卷上


右經第三幅十四行,鹿群威猛(之下)丹本有「如我曾聞,菩薩往昔以恚因緣墮於龍中,(乃至)五穀臨熟遇天惡雹(等)。」凡二十六行四百四十二字;國本、宋本所無者,今撿彼文,則是此經下卷。〈龍品〉第八之文,《丹藏》錯亂,妄安于茲耳,故今不取。

卷上 卷中 卷下